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鳄梦   

2016-04-15 08:28: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鳄梦

  

 

它爬过夜晚的岸来到我梦中

停在我的沼泽地带   即将绞碎我的深渊

不知道这只长尾的坦克是怎么开进来的 

写生容易  描述一个梦就得扯谎 

黑夜漫长  我得慢慢对付  修改  涂抹 

我驯服过那么多野心勃勃的诗  用写字的手 

我取下它昏昏欲睡的履带  换上拖鞋

既然闯入我的深渊  魔头  你就要学习退却

你的笨重会轻灵  你的确定会混沌 

你的脚印会荒凉  你的楷书会长出甲骨 

吐掉你腹中的推土机  飞翔吧   

我在午夜三点  掰开了黑暗之喉

别来那一套  什么语词抵达处  意义溜走 

我已经捉住了这无常的实体  长的  圆的 

坚硬的  癞的  就像那些掌握了魔术的拆迁者 

原始的苦瓜壳下面  藏着一堆撬棍 

它竟然悲伤  谁的眼泪? 

我已经掐住那根证据确凿的脊椎—— 

打开你的蛋!  让你的白垩纪走出来投诚 

交代吧  你的龙是谁?  我看见它的舌头长出蹼 

从思想的这一侧去往那一侧  缓缓地  恋恋不舍

从残暴回到善良  从自大回到谦卑  黎明时我束手无措 

窗帘上闪烁着白昼之光  邻居的车子在发动

工地上灰尘滚滚  盐在尖叫

我不知道如何将我塑造的这个生物放回现实 

 

 

2015/3/17

 

 

 印度陶罐

 

    

 

这段时间 世界又扔掉了一个陶罐 谁家迁居后

从厨房滚出来 死孕妇的肚子 难产 土红色 

与炎热平原上雾蒙蒙的落日近似 沾着干掉的潲渍 

在泥沼 臭水沟 旧电池 塑料片 破鞋 烂玩具

死尸 浑身是廯的丧家犬 煤渣 填掉的井 断墙……

之间 还俗 扩大了井的边界 在滚滚红尘中回忆着

它的泥巴前世 那一天 我正跟着一个团在西域观光 

他们垂着脑袋 在爬满苍蝇的玻璃窗边昏睡 这不是

景点 三轮车 菩提树 洗衣妇 搬运布匹的板车 

警察 裁缝 小偷 铁匠 烧糊的锅子 香料 不必

醒来 仅我 一个捡漏的 发现它 飘飘欲仙 仿佛

刚刚做出来 就得道了 系围腰的陶工 还在那边抠

手心 乘大巴受阻 求司机开门 以为我想随地小便 

是可以的 在此 一头神牛跑来踢了一脚 结实着呢 

多么美呀 印度 你盛水的形式 如此常见 低廉 

固执 饱满 透明——看得见那团混沌的黑暗 

待我抱回去 慢慢地 汲取 这个圆 何以如此辽阔 

11日游 菩提迦叶 泰姬陵 孟买 王舍城 德里

举重若轻 搬回时 游客们突然坐直 表情异样 

仿佛我皈依了那些灰尘中的苦行僧 将一无所获的

脏钵 拾回来 凭空增加了负荷 无法再购物 也无从

炫耀“到此一游” 还引起猜疑 海关大员的铁指节 

敲着这个旧家什 他用过 这么费事 带个水罐子回家

漏不漏呀! 似乎我渴傻了 忍着没笑 放行 

像他的祖先一样大方 从前在那烂陀……

 

2015122日星期三

 

 

车站谣曲

 

         

 当局换人  路线于是改变 

车站尚未使用即被废弃

路上的人们不知内幕

他们习惯性地看见车站就停下来等

抽一支烟卷儿  喝干水  直到天黑才离去

就像古老的流浪者背着袋子 

瘸着腿走出这荒凉之城

我听见他们在天空下唱歌 

必须信任还会有车站 

下一站  另一个站  否则怎么走?

多美的背影呵  在一栋空楼的拐角处消失了

世界骗不了这些快乐的人  他们带着歌声

鸟儿也将这里当作落脚点

它们蹲在生锈的顶棚上拉出漂亮的屎粒

将塑膜踩得叽叽喳喳  它们的站要多些

在那星空下摇晃着的电线是

附近的那棵桉树也是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25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