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悼李彦墨  

2013-01-21 08:4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李彦墨

 

          

 

 

1982年年底,我的朋友李勃和刘晓津结婚。他们都是尚义街六号常客,我们整日高谈阔论,心心相印。有一个晚上,李勃穿着他父亲的毛呢大衣到来,一扬长发,朗诵了阿莱桑特雷的《疯狂的石榴树》。刘晓津坐在旁边,幸福地望着他。疯狂的石榴树,正是那个时代的某种象征,钻石般的种籽,诗、爱情、生命、将来……都包裹在时代的暗夜里。

李勃和刘晓津宣布明天举行婚礼,于是我们在冬天的早晨出发,朱晓阳、吴文光、费嘉、陈坚、杜宁等一干人(都是诗人)以及女朋友们,骑着单车,穿过呼呼北风,朝滇池进发,李勃和刘晓君骑着摩托,摩托后面挂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藏着一只烧鸡。我们来到滇池边一栋别墅旁边,别墅不能进去,属于政府。我们在别墅外面的空地上站着,弹吉他,冷得发抖,找了几张废纸点着,烤了几分钟。还是冷,就回城去,到我住的小屋里继续庆祝婚礼,我让母亲烧了一锅汤来,我们热乎乎地喝汤,饮酒,跳舞、啃光那只烧鸡。后来,尚义街六号就多出了一个小人儿,她就是李墨。我们叫她老妞。这妞不说话,能够听明白我们说什么的年纪也不插嘴,我们经常在她面前滔滔不绝,忘乎所以,讨论文学,他父亲是尚义街六号的主讲之一。但从她的微笑里我知道她明白。她长成少女,也不太说话,目光经常越过在场者,望着某个并不存在的地方,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嘲讽般的笑容。后来她去爱尔兰留学,去巴黎学服装设计,然后回国,成了一个时装设计师。她后来的情况我不太清楚,只知道她住在798,得过设计大奖。 2013114日,她从21楼纵身一跃,结束了。那是雾最黑暗的时候。28岁。

 

 

表演最前卫的姿势给我们看

裹紧结冰的连衣裙  抱着剪刀一跃凌空

撕破肮脏的雾色  一箱一箱打开星星

“真的死去了  假的漂亮着”

  女孩  你的臂好轻

 

那时候天使的宿舍楼关着门

那时候人心乖张  时代之铁还没熬透

那时候的美多么恶心  那时候他们说你长得丑

那时候天刚黑  小女孩离开地铁车站

要回姥姥家   那时候她身旁没有大人

 

宇宙是张空唱片  埋着先锋派的坑

谁又敢测量死亡的腰围   用一把清秀的软尺?

那时候我们这些长辈转过身去

喝剩下的烂啤酒  用一个梦哄着你      

先去吧  我们还要和妖怪跳跳贴面舞

 

小裁缝骑着矮单车 

狡黠里扮出男孩子的笑容

这就是孤单呵  我们这些自私的叔伯

永远记得妞妞的背影  在昆明 

走出咖啡店  穿过地狱去补作业

我们一阵轻松上二楼  庆祝圣诞节

 

春天的爱尔兰飘着红背包

里面装着西山上的晚霞  滇池的鹭

我犹豫着是否交代你  包豪斯是个不祥的地方

父辈都有些邪恶的天份  可是她呢 

当我们惺惺相惜  开怀大笑

少女的镜子中亮着午夜的猫眼

 

 疼痛的不仅是十二个生肖

不仅是你母亲的脐带  你老爹的山羊 

不仅是我的狮子  动物园的大灰狼

还有那只灰烙铁  那匹棉花布

你的墨那么黑  世界再也缝不出更浓的尸衣

 

好好睡吧  小单车

如果你不盖紧被子

我们怎么合上这剩下的夜晚?

我们如何了结

这与白发同增的悲伤?

 

 

 

     2013118星期五

 

(请勿在任何地方转载或发表此文,仅表达我个人的悼念。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2272)|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