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七首:站在大地上的那种人看不见车厢中的那种人,他们的肉体跑得比他们的生命更快  

2012-09-15 08: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中树

 

一棵银杏树在我梦中生长

我为它保管水井  保管雨  保管蓝天

保管树枝和那些穿黑衫的老乌鸦 

保管着午后拖在河畔的阴影 

我是秘密的保管员  虚无的仓库 

事物的起源储存在我的梦中

如果一所文庙要重新奠基 

我能在黎明前献出土地

我在白日梦里为大地保管着一棵真正的树

就像平原上的乡亲  在地窖里藏起游击队长 

为它继续四季  哦  那万物梦寐以求的故乡 

原始的时间  不必妥协的国度  它是它自己的君王 

它是它自己的光  它是它自己的至高无上 

自由舒展  光明正大  地老天荒  

那些念珠般的白果  那些召唤爱情的树叶 

当秋日来临  黄金照亮条条大道

世界的伐木者永不知道 

还有最后一棵树  树中之树 

在水泥浇灌的不毛之邦

后皇嘉树  橘徕服兮

我是它幽暗的福祉

 

2012年6月18日星期一

 

车过黄庄站

 

 

站在农人的阳台上眺望落日下的老树

琢磨着是不是《诗经》所谓桃之夭夭

高速列车从北面入境 扑过不设防的土地

钢铁闪着锯子般的白光 似乎要揪出春分的肇事者

由远而近的蚕食就像逐渐明朗的隐喻

将意义强加给事物 依附于一只射向虚无的飞矢

黄庄萎缩于祖先的掩体 墓碑上显考的讳被远射灯照亮

一张拉长的纸车票 载着它的灰烬和烟 颇有裹挟万物之势

站在大地上的那种人看不见车厢中的那种人

他们的肉体跑得比他们的生命更快

这个时刻 仿佛没有人类 世界回到万物中

等待着被造物主重新分配 原野无动于衷

一群芦苇低头让过 将彼纳入混沌

又扑空了一站 苍茫空廓由此而来

震耳欲聋的恐龙终于远遁 桃子们还在颤抖

安静从黑暗里走回来找它的萤火虫

一队野兔在夜色下面落荒而逃

永远失去了长耳朵和钻石眼珠

7/18/2012

 

 

种植死亡

 

那小桉树有着铁青色皮肤和疙瘩

仿佛也怕冷 那是少年时代

母亲风华正茂 怀着弟弟

战后的另一只大军刚刚出发 初冬

旗帜在飘扬 歌声嘹亮 推土机驶向郊区

黄昏临近 大地怀抱着一种说不出的黑暗

种下它 就是种下它的归宿 它的死亡

但我们必须把这死亡种下 父亲说

别指望成活 儿子的成长 必须见识这一桩

将来还要种更多 更多的死 更多的亡

我蹒跚学步 跟着父亲 学习种植死亡的技术

这活计很简单的 像古人那样挥舞锄头

低下头用力挖坑 揩去汗珠 然后浇水

埋上土 让太阳去照耀它

 

2012年7月7日星期六

 

 

海南 

 

郁闷的夏天  房价飞涨

海洋退却  网络上有帖子正在骂我

无从辩诬  夜抵海口市区 

黑暗中  海湾不语 

彼时汽车后视镜里月亮向东跨一步出海

“击空明兮溯流光”  就想起苏东坡

大师当年流放天涯海角 

土著赤脚而已  文化何足道哉

椰子树  台风  蚊子日夜不绝 

巨蛇独霸一区  海腥气将文章呛得连连后退

天空安静  海水荒凉

渔民低着头在礁石里寻找宝贝

是什么令诗人闻鸡起舞

在西伯利亚的南方

在名誉扫地的中年

春日朝大陆寄诗如潮

秋后与邻里饮酒谈天

嫡居海南岛的三年里

写了一百七十多首

过去一直以为大师在北宋烹肉

颐指气使  挑肥拣瘦  割不正不食 

其实先生不执  上善若水   

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

随物赋形  “倚歌而和之”

车子向岛的末端去了

今夜我要睡在沙滩 

已经写了三千首

由于月光推崇

又开始第一行

“不知东方之既白”

 

2007年在海口

 

 

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站在街道对面

像是刚刚打了一声口哨

召唤了出租车或者羊群

牧人收回手插在外衣袋里

他不能再掏出什么

只等着被召唤者过来 

他们必须过来  

他们是出租车或者羊群

他是波德莱尔

就像他的诗集站在书架上召唤着读者 

封面上印着一位中年男子的肖像 

脸色苍白 神情犹豫 

黑暗的秃鹫拍翅飞去 

写诗的手不见了 

只留下面具般的脸部

像从前某位被废黜的国王  

 

2011年12月12日星期一

 

 

住在803房间的一位青年

 

 

睡了27个小时后几乎成为死尸

站在郊区出租房的无产者窗口

骷髅般看着他的大千世界

贩夫走卒老板白痴黑老大脏小姐不怀好意的城管队

失业人员流浪汉东张西望这个早晨有个渣滓被警车带走

有只狗死于误食农药 

天是灰的城是灰的碗是灰的制造一切都用伟大的灰

东西南北都是灰推土机灭掉了祖母传给他的青山绿水

只剩下不朽的塑料  刚刚从名牌化工学院毕业一年

什么都及格了甚至催眠的政治课  只有灵魂空着

填补的办法是看盗版碟打口带喝闷酒手淫玩电子游戏机

美好的东西永远在梦中  梦才是乐园

一场便宜的电影  无须付费就心想事成从不浪费时间

“了此残生”不是一句怨词  他通常通过睡眠体会

偶尔醒来重返发炎的肉体  抬起搪瓷口缸歪头就漱

溅到下面小贩的油条筐里   四川人破口大骂 

他关掉窗子  关掉窗子外面就是别个国家

每次回国都要重新学外语

才能与邻居聊天打麻将看报纸看电视谈恋爱

过去都以为将来就是来年夏天的星期二

一切就会彻底好转  阳光灿烂 

世界的花园盛着一大篮爱你的姑娘

没想到年轻人依然奇形怪状  野怪黑乱 

最近的风气是染黄头发伞状翘起整得像磷火

那一代是满街标语  这一代是满街汽车

依然是: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歇斯底里 全身赤裸  在黎明时分拖着自己走过渣区

等着灵感的水泥阴沟里长出豆芽 

金斯堡继续领导青春期  机械之夜更深

更消极  写得更乖戾  更垃圾  更绝望

在语词里吞服万艾克  诅咒的范围扩大了

他妈的 !  殃及母亲  人生所谓的成功其实是

一旦西装笔挺就把那堆叫做诗集的破玩意儿

扔给收废品的外地人  不再提及前科

瞧  这朵披头散发的肉罂粟摇摇晃晃走下楼梯 

提着昨夜剩下的尿  一声不吭  白眼向南

小贩们不敢动弹  街坊们等着他歇斯底里

扬州八怪的孙子摇滚着进厕所去了

太阳照样升起  还空着一个蹲坑  

始于天才  终于俗物

整个夏天他都在牙痛

但没有嚎叫

 

 

2007-8-18

 

 

 

在香港念诗

 

         ——为括号书店作

 

 

香港的水太浅  摩天大楼和小房间因此

乘虚而入  占领了干掉的岛屿  原住鱼沉下去 

新来的金融升起  灯红酒绿中  一家书店可不好找 

兰波之鳞  藏在威灵顿街一部电梯里  高美莲的

小书店  在粤语英语和南腔北调的普通话之间

卖法文书  就像地下党的秘密接头点  我要执行的

任务  太危险了  穿过中环的汹涌物流  缝隙里的

7点半  钻进一排月台般的书架  为一群自愿出院的

读者 念诗  此时他们已经在核对腕表 在各种帐簿和

复写纸之间  在电脑桌前的转椅上  在烟卷烫到指头之后 

在一轮落日的假眼球对面  讨论A或B的句子太长了

他们珍惜悬置在一个小括号里的  幕间茶歇  我得摆脱掉

一千台自动取款机的白眼仁  我得模仿一条传说中的

剑鱼  刺穿混凝土和玻璃门的海  在地铁站亮出乘车卡

再磨一次 此生又薄掉一层  但诗没有  这些袖珍的韵

已经还原  逃离了滔滔不绝  最近被李金佳和魏简翻译成

法语  更厚了  我只揣着一份  从云南高原带过来

在古茨店香水行和麦当劳之间披荆斩棘 差点儿被

提大号塑料袋的游客撞倒  甩开穿黑制服的小汽车 

就像甩开带鸭舌帽的特务  步子越发矫健  突然跳下

自动电梯  绿灯冻结  没挤进获胜者兴高采烈的队列 

但修改了第48行  增加了三句  拐过报刊亭  朝下坡走 

往南上天桥  避开那个正在发小广告的偷渡客  在物业的

集中营里  开辟出一条史无前例的非法隧道  过后就

无人问津了  后继者要重返  得再次迷路  再次 

披荆斩棘  再次  超现实  其间当了三回说谎者 

旗舰店门口  他们像明星那样问  买了没有?  买了。

吃了吗?  吃了。 上哪去?  置地广场。没好意思说出

实情  我担心他们起疑  扣留通行证  那些短句已经

过期  提及一次旨在落伍的飞行  鼓吹怠工  2

是今天的暗号  当它在电梯间的绿色小框里跳出来 

铁门就会打开  读诗要有光  就有了光  (书店) 

满室生辉   一群昂贵的书呆子  哑哑地望着我  正像

战友在等候  盗窃密件归来的战友  有些紧张  我不确定 

这些将要被破译的密码  是否在转运的途中  由于周折

不断  早已变质  白昼的营业令人疲倦  喝口水

开始读第一首  但愿这不是一个绝望的时刻

 

 

2011年12月12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96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