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两首  

2012-08-31 12: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饮酒行

 

君不见长安沉没渭水黑

君不见玻璃大厦高齐天

君不见可口可乐滚忘川

君不见杜甫成笑柄 

屈原再投江

 

白发三千丈

何处是彼岸

世界啊  我厌倦了你的大合唱

你的窟窿  你的灰尘  你的固若金汤

今夜  提着空酒瓶飘向夏天留在高架桥下的水洼

我要去投奔液体的神

 

君不见天翻地覆海水干

故乡不可见

只有酒依然

 

还是那一缸

醉得了黄金时代的灵魂

醉得了黑暗王国的鬼魅

也醉得了千秋万代的过客

不需高阳酒徒来邀我

闻酒人即仙

 

上帝死了  李白 

你才是最后的监护人

 

一饮千秋近

长风一万里

载我回大唐

 

回到那黑暗的酒窖

秘藏的故园 

飘着五谷香

 

电梯间里的瘦狮子

写字楼中的小矮人

迷雾里的纸灯笼

暂别满场的胁肩谄笑阳奉阴违

回我古道热肠 

君不见光明磊落唯有杯中物 

君不见把盏临风我堂堂

 

期期艾艾  总算伸出了舌头

踉踉跄跄  把你们全部吐掉

 

天堂不可去

美酒在人间

 

大道朝东我向西

一杯就是国王

燃烧的肝  飞翔的胆

沉醉的领土有一打好汉

有一座水泊梁山  

 

君不见醉舟已过山万重

君不见我翻身跃马向江南

君不见浅草才能没马蹄

君不见乱花渐迷诗人眼

君不见左渊明右东坡吾辈携手提壶向南山

 

扑掉满脸的尘埃

对镜  我有唐朝的脸

对月  我有李白的心

 

我的生命已经离座

我在杯中庆祝复活

朋友  我爱你们 

敌人  现在我们可以洗手

踌躇满志的大王呵 

我要啐你一脸口水 

为最后一排的妈妈干杯!

 

一轮李白月

照亮千古心

谁谓太白只独酌

长江滚滚酒深深

君不见葡萄美酒夜光杯

杯中自古出真人

君不见满街珠光宝气拜物狂

穷途末路阮籍伤

肥酒一杯神即还!

 

二〇一二年八月十五日星期三

 

 

事件·装修

 

 

        

 

 

一个家庭有一个家庭的佐料

导致阴影的密度 发霉的范围

红烧肉的味道 窗帘的厚薄 硬与软的比重 

金属 木料和纺织品的数量

景德镇的窑变 三百年的炊烟

最终才呈现出 一个小家庭的图案

 

椅子的据点 旧像片的次序 米袋的位置

依据的是独一无二的秘方

从这道门到那道门 要经过洗脸架和痰盂

在笔筒和花瓶之间 依次是墨水 砚台 文竹

这是外祖母仙逝的房间 她的袜子味一直不散

她的黑箱子里有一把清代的木梳 还有篾子

黄橱柜为什么要放在这里 为什么有一只脚是断的

只有睡在郊外青山中 穿马褂的外公知道

在父亲的大书架下 支着老儿子的青春之床 

床单上印着红玫瑰 布纹上那些着可疑的暗斑

大家都知道是谁留下的  《说文解字》是这家人的

圣物 翻一翻就要放回原处

不可能把冰箱支在客厅里 也不习惯

让沙发 正对着墙壁上的挂钟 自己的住处

光线明暗 要用家长的看法 才能适应 

从小就认得 衣柜的手柄 有一道会划破手指的缺口

套在钉子头上的绸绳 是妹妹的心

茶叶 剪刀 白糖 都是日用什物

但它们地位不同 在这家 

茶叶养在青瓷罐子里 日日得宠 

剪刀扔在工具箱内 传染了一身黄锈 

白糖老是生虫 倒掉 再次生虫

至高无上的 是生活在天花板上的蜘蛛 

有时候是老鼠 它的小名 是一个人的秘密

被视为最低下的东西 不是东西 是某些话

在外面人人都说 在这家 却一贯沉默

 

装修开始在参观之后 完工于节日之前 

至高无上的装修 统一祖国的标准 衡量贵贱的尺寸

为人民规划焕然一新的表面 向日常生活

提供色谱 光洁度 涂料 配方 以及墙裙的高矮

老鼠不在装修之例 它们被击毙在自己的窝里

外婆的气味不在装修之例 它被钢卷尺

计算为十一个平方 在两小时内用油漆排除

所有的木头窗子 都被视为腐朽

换钢窗 比伐木容易得多 

一卷进口的墙纸 在三小时内 

就把一个家族世代相传的隐私 裱住 

没有污点 欢迎光临

 

私人寓所里的光线 从此有宾馆效果

位于亮处的是装修 位于阴处的是装修

见容于眼中是装修 与骨肉相亲的是装修 

这个家庭在晚餐时的谈话 装修

家长还是家长 他穿着一身新衣服

像一个刚刚成家的青年 为了与设计符合

把沙发移动了两米 正对着二十英寸的彩电 

虽然 这样看有些刺眼

但可以慢慢适应

 

 

 

  评论这张
 
阅读(7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