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长诗《飞行》  

2010-04-03 06: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诗《飞行》 - 于坚 - 于堅

昨天,我的长诗《飞行》在巴黎由法国迦利玛出版社出版上市。

此诗写于14年前。首发于《花城》和台湾《创世纪》。
法语本的翻译者是 李金佳和SebastianVeg,他们翻译了近两年,与我写诗的时间相当,《飞行》也写了两年多。十四年过去,中国发生巨大变化,我在诗中的预言一一应验,我并不想当先知。“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昨夜重读罢,怅然。再次发表,以纪念。诗长,分两次登载。

 

  飞行

 

            

 

 在机舱中我是天空的核心 在金属掩护下我是自由的意志

 一日千里 我已经越过了阴历和太阳历 越过日晷和瑞士表

 现在 脚底板踩在 一万英尺的高处 

 遮蔽与透明的边缘 世界在永恒的蔚蓝底下 

 英国人只看见伦敦的钟 中国人只看见鸦片战争 美国人只看见好莱坞

 天空的棉花在周围悬挂 延伸 犹如心灵长出了枝丫和木纹 

 长出了 白色的布匹 被风吹开 露出一个个巨大的洞穴 下面

 是大地布满河流和高山的脸 是一个个自以为是的国家 嗳昧的表情 

 

 历史从我的生命旁后退着 穿越丝绸的正午 向着咖啡的夜晚 

 过去的时间在东方已经成为尸体 我是从死亡中向后退去的人 

 多么奇妙 我不是向前面 向高处 在生长中活着 

 而是逆着太阳 向黑夜 向矮小的时间撤退 

 而我认识的人刚刚在高大的未来死去 佤族人董秀英 

 马桑部落的女人 一部史诗的作者 日出时在昆明43医院死于肝癌

 现在我是有资格谈论死亡的人 因为我将要降落的机场死亡尚未开始

 在飞机的前方 我不认识任何一具由于食管破裂而停下来的躯壳

 

 都惦记着自个的旅行袋 心不在焉地看些有字的纸 关照着邻坐的女孩

 脸孔凑近小圆窗 朝机舱外面看看 太阳照常升起 天空无际无边

 一只只想法一致的脑袋 晃动在座椅的边缘 兴奋地盼着起飞

 谁会有如此大逆不道的念头 一个烂蘑菇的念头

 世界啊 你不要离开大地 黑夜啊 

 不要离开那些火把 道路啊 你不要离开遥远

 让我在落后的旧世界里辛劳而死 

 让我埋在黑暗的大地上 让我在昆虫中间腐烂  

 让我降落的非洲的烂泥浆里 尾随着一头长满虱子的豹子

 走过爬满蜥蜴和荆棘的岩石

 “哦 那是诗人的病 这样想才会与众不同!

 过几分钟 再笨重的念头也要飞起来 进入失重状态。”

 

 起飞 离开暴乱和瘟疫 离开多雪的没有煤炭的冬天

 旋转 在一个长管子的中心 红烧的罐头肉

 穷诗人的海市蛰楼 一座移动的天堂 云蒸霞蔚……

 离开土著的一切陈规陋习 一颗射向未来的子弹

 就要逾越时间的围墙 就要逾越二流的日子 

 凭着这张一千美元的机票 美好的生活就一览无遗

 有人就要用玫瑰去比喻她的母亲 

 有人就要当上一个纯洁的天鹅饲养员

 “我想那美妙的空中 定然有美妙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市上没有的珍奇”

 

 心比一只鸟辽阔 比中华帝国辽阔 

 思想是帝王的思想 但不是专制主义 

 而是一只在时间的皮肤上自由活动的蚊子 

 在一秒钟里从俄国进入希腊 从大麻到天使 

 从织布机到磁盘 从罗布·葛利耶到康德 

 从切·格瓦拉到老子 我的领域比机器更自由 

 刚刚离开一场革命的烙铁 就在一颗玉米的根部

 观察蚂蚁或 蚂蚁看到的蚂蚁 

 我可以在写毕的历史中向前或者退后 

 犹如将军指挥士兵 向清朝以远会见阮籍 

 在民国的南方转身 发现革命的内幕 国家的稗史

 越过新中国的农场看到工业的胸毛 

 我可以更改一个宦官的性别 废除一个文人的名次

 我可以在思维的沼泽陷下去 扒开烂泥巴一意孤行 

 但我不能左右一架飞机中的现实 

 我不能拒绝系好金属的安全带 

 它的冰凉烫伤了我的手 烫伤了天空的皮

 

 从前 女妖的一只歌谣 巨人的一只独眼 

 就可以把流放者的归乡之路 延长四十年 

 英雄在海上经过一场风暴 同时也穿越了惊涛骇浪的一生

 当王者尤利西斯 仰望上苍 天似穹窿 笼罩四野 神的脸露出云端

 诸神的飞毯啊 令他感动 令他敬畏 令他恐惧 令他跪下来 四肢抓着岛屿

 

 肢解时间的游戏 依据最省事的原则 切除多余的钟点

 在一小时内跨过了西伯利亚 十分钟后又抹掉顿河

 穿越阴霾的布拉格 只是一两分钟 在罗马的废墟之上 逗留了三秒

 省略所有的局部 只留下一个最后的目标 省略 彼得堡这个局部

 省略 卡夫卡和滑铁卢之类的局部 省略 西斯廷教堂这个局部 省略

 恒河和尼罗河之类的局部 美索不达米雅平原和希腊之类的局部

 “因为这些翅膀不再是飞翔之翼 只不过是用来拍击空气”

 

 每个人都彬彬有礼 笑容可掬 不再随地乱吐 不再胡思乱想

 生命已经在未来的热水带中封闭 贵金属的墙壁 不透风的试管

 消毒完毕 作为成品中的一员 你不必再费心或者恶心 

 “抓紧了啊 于是我们冲下去”

 牛奶儿童 胸肌男子 时装少妇 快青年和慢老人 亮女们的指甲在飞

 暖气座椅可以自由调节 时间一到 配制的营养 自动送到 

 小姐们都是模特儿标准 空心的微笑容光焕发 

 不爱也不恨 “先生 要茶还是咖啡? 

 女士,这里有今天的金融时报。”

 目标十分明确 地面有雷达导航 

 公主的大脚丫 会舒适地进入合脚的水晶鞋 

 新世界在时间前面恭候着诸位 像一位功德圆满的绅士

 他会用一把牛肉刀片将你从贫民窟刮下来 

 再用一把奶油扳手把你在大面包上拧紧

 

 “它寻求什么 在遥远的异地?

 它抛下什么 在可爱的故乡?”

 

 一个人一生可以经历三个时代 使用三种辞典

 一个城市可以三次成为建筑工地 三次天翻地覆

 今天 有什么还会天长地久?

 有谁 还会自始自终 把一件事情 好好地做完?

 一座大教堂 在安特卫普 用了两百年建成 

 另一座在巴黎 在三个王朝的兴亡中施工 

 无用的天坛 高踞中国北方的大野 辉煌的琉璃瓦

 恍兮惚兮 令时间虚无 令永恒具象 

 但另一个天坛 谁还耐心去造?

 瞧瞧大家在想些什么 “我没有时间。”

 争分夺秒 日异月新 一天等于二十年 

 从右派到左派 从破旧立新的造反者

 到为家具的式样苦思冥想的小市民 

 从长辈到不懂事的小孩子 都害怕自己过时

 

 与辽阔无关的速度 没有未知数 没有跋山涉水的细节 

 所谓飞行 就是在时间的快餐中 坐着 原封不动 

 静止的旅途 不能跑 不能躺 但可以折叠 “我们想着钥匙”

 从这一个位子到那一个位子 从这一排到那一排

 从这一次正餐到另一次正餐 从这一次睡眠到下一次睡眠 

 从这一次小便到另一次小便 从这一次翻身到另一次翻身

 预订的降落 预订的出口 预订的风流事与灾难 预订的

 闲聊和午餐 预订的吉利数字和床位 预定的感冒和头痛 

 在预定的时差中被一个高速抵达的夜晚押解入境

 当你在国王的领空中醒来 忽然记起 你已经僵硬的 共和国膝盖

 

 B座王大夫是一个好同志 原装的副处级 五十岁获准外运 

 小医生 一向在大医院做事 在星期一 想象一朵红红的玫瑰 比配制

 糖尿病的药剂 更得心应手 天天对女患者说什么 “在远方, 

 有一座岛屿会唱歌; 在远方, 红鬃马伏在月亮背上…… ”

 一生都在打听风流韵事 扯谎成性的老丈夫

 逼着他说假话的黑暗王国 不是专制主义 是他爱人 

 一九六六年他没有遇上婊子 而是遇上了广场上的女青年

 所以他最害怕的事就是 柔软 他可以想象各式各样的手淫 

 但他的手已经贡献给组织 只能用于不临床的手术 

 他有些发霉的愿望 在阿姆斯特丹 他要看看

 运河上的妇女 就是摸一摸也比寤寐思之要好啊

 地面目标接近的时候 他脱掉了工作服 具体的叛徒 

 才发现的他的海绵体是有思想的 太贵了 太贵 

 从倾向到前列腺 隔着五十个荷兰盾 

 

 来自过去 在一条河流的时间中 

 我获得了基本的智慧 在南方的公寓里

 我曾经像道家那样思考 想得多 说得少 

 窗外是桉树和柳树 树上住着乌鸦 天空有白云和乌云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犹如列子 随着秋天 我曾在大地上御风而行 

 骑着树叶造成的黄鹤 降兮北渚 落彼洞庭

 “高飞兮安翔 乘清气兮御阴阳”

 

 约翰的便条上写着 布鲁塞尔有两个机场 你要在中间的那个下去 

 陌生的国家 我看不出弗莱芒语的机场与汉语的机场有何不同

 我只知道天会下雨 风会在大地上流动 岩石会出现在山上

 我只知道 河水会流 鸟在天空 海在水里 城市的尽头会出现原野

 我只知道 出入国境线 要交验护照 

 穿过太阳或风暴 雨或晴 热或冷 悉听尊便 

 

 暂时的 一切都是暂时的 座位是暂时的 时间是暂时的

 这个航班是暂时的 这个邻座是暂时的

 上帝是暂时的 单位是暂时的 职业是暂时的

 妻子和丈夫是暂时的 时代是暂时的 活着是暂时的

 还有更好在前面 更好的位子 更好的伙食 

 众所周知 更好的日子 更好的家 都在前面 

 “焦虑的羽毛 为了投奔天空 拍卖了旧巢”

 

 一切都在前面 马不停蹄的时间中 

 是否有完整的形式 抱一而终?

 是否还有什么坚持着原在 树根 石头 河流 古董?

 大地上是否还容忍那些一成不变的事物? 

 过时的活法 开始就是结束

 它必然是向后看的 鸟的种族 

 飞行并不是在事物中前进

 天空中的西绪弗斯 同一速度的反复 

 原始而顽固的路线 不为改朝换代的喧嚣所动 

 永恒的可见形式 在飞机出现之前 

 但远远地落后了 它从未发展 它从未抵达新世界

 

 过去 孔子和学生驱车周游

 在通往宫廷的路上下地步行 遇见了停着的老子

 遇见造鼎的国家 遇见青铜之城 

 遇见美人南子 最后智者停下来 

 向一棵千年如一日的柏树 

 学习生活 温故知新

 

 但现在让我们正视这架空心的波音飞机 

 八千里路云和月 没见着一只蚊子

 十二次遇见空姐 五次进入卫生间 共享的气味

 至少有八个国家的大便在那里汇合

 乘客产自不同粮食的肚子 都被同一份菜单搞坏了 

 现在要耐心地等一等 守在门外的是玛丽 

 里面的小子是黑田一郎 他是我们的尿路结石

 

 “楼阴缺 阑干影卧东厢月 东厢月 一天风露 杏花如雪

 隔烟摧漏金虬咽 罗帷黯淡灯花结 灯花结 片时春梦 江南天阔”

 一些破损的繁体字 对应着下面 没有幽灵的新城  

 “类似伦敦的郊区。” 白磁砖的皮肤 玻璃的视力 铁栅栏划出的生命线 

 哦 故乡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如此心满意足 为何如此衣冠楚楚

 从未离开此地 但我不再认识这个地方 

 旧日的街道上听不见黄鹂说话

 七月十五的晚上 再没有枇杷鬼从棺材中出来 对月梳妆

 谁还会翘起布衣之腿 抬一把栗色的二胡 为那青苔水井歌唱?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上下而求索”

 过去是死亡 苦难 战争与革命 流血和饥饿 

 现在是经济起飞 面包议会 汽车与电视 和平鸽与炼油厂

 将来是污染和性解放 后现代和爱滋病 

 将来是厌弃汽车 保护环境 重返大自然 提倡步行

 预料中的线路 我们只是按图索骥的电工

  

 我会掏出来吗? 那里离潮湿非常 非常遥远 

 国家的阴道是干燥的 杀人的广告布满阳光 

 在六六年的动物园 我向禁欲的猴子 学习男性的传统 

 而一米之外 就是帝国的手术台 

 在学校我进行了体检 割去多余的舌头 

 我看见洗脸毛巾的同时也看见我舅舅

 在一张双人床和一座梳妆台之间被捕

 我姨妈一生都仇恨她的美貌 故国的春天中

 当白玉兰在四合院中开放 她提着菜刀投奔了广场

 挂在樱花中的喇叭震聋了我的耳朵 

 红色的钢板上我发现了手淫的钻头 我蔑视

 那些软绵绵的事物 我拒绝缩短手指头和一只乳房的距离 

 我可以想象一把意志搭成的梯子 

 如何升入云端 把太阳取下来 挂在物理系的教室里

 哦 我的硬邦邦的青春 一座小型的钢铁厂 

 “我干的活计是焊接钢板。”

 

 靠着K座的扶手我虚构着青藏高原的现场 机舱外面是零下50°

 里面是人造的春天 而同时在定日的山岗中一位僧侣体验了季风的温度 

 他下到水中间喝掉河流的一些舌头 他与一头豹子说到印度

 他的语言因此透明 他种植荞面的手多么美好 他落后于山上的岩石

 “光暗了。” 在落日建造的庙宇中 他说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