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继续《飞行》 像黑暗在倾听墨水 像帝国在…  

2010-04-11 07: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续《飞行》 像黑暗在倾听墨水 像帝国在… - 于坚 - 于堅

 《飞行》 第二部分

 

 像黑暗在倾听墨水 像帝国在倾听阴谋 

 像墙壁在倾听房间 像时间在倾听事物的腐败

 一开始 我就处于被听的位置 

 父权五官之下的婴儿 谁能够抗拒他的监听 审视

 是他说 没错 下一趟飞机 就是从那里出发 

 有些事 当你明白 已经很晚 有些所在 

 让我事先知道 我也就小心地避开 例如天堂 

 另一些地方 我知道是地狱 但还是 

 自觉地照着图纸 配了钥匙 

 总是在秋天 才去河岸的果园 总是雪积得很厚 

 才造炉子 总是在最后一班地铁开走 我才到达车站 

 又迟到了 最后一个美女已经出嫁 

 不知道是谁做了一切 当你发觉 已经很晚 

 一切都已经完成 当你明白 事情已经了结 

 好事情永远在收尾 对于这个已经完工的世界 

 你无言以对 一切都已经有人说过 一切都有人占有 

 像是天空中 打捞尸体的工人

 多余的家伙 无所事事 作为诗人 只不过是无事生非 

 让家长和当局生气 总是不合时宜 总是破绽百出 

 怎么活憋扭 我就怎么憋扭 

 一错再错 永远通不过的检讨书 

 我是世界的缺点 疮疤 眼中钉 梅毒 

 他让我蒙在鼓中 怪谁呢 是他用土 

 合成了你 合成了他 合成了我们大家

 

 吾高阳之苗裔兮 吾老杜之高足

  一九五四年八月八日的早晨我出生于中国的云南省 

 一片落后于新社会的高原 在那里时间是群兽们松软的腹部 

 是一个孵老在天空中的剥了皮的蛋黄 在那里

 人和神毗邻而居 老气横秋的地主 它的真理四海皆准 

 美好的事情就是 背着泉走下青山 美好的事情就是

 秋天原野上的稻草堆 美好的事情就是 被蒲公英的绒毛 辣得流泪

 美好的事情 就是刺手的向日葵和杨草果树下的黄草地 

 美好事情就是春天归来 马鹿泅过下游 青头菌在林中出现

 美好的事情就是在母马尖叫的下午 

 一个男子的右腿被马樱花绊倒在蜡染布上

 

 我已经上路 我会掏出来吗  

 在旧金山的澡塘里 金斯堡乱伦的器官奄奄一息 

 他的词典被遗忘在东方的箱子中 他落后于美国而成为诗歌先锋

 

 去年写诗 半年前在炒股票 上周导演舞剧 

 现在是前往地中海 补习一年级的语文

 “是否至少把自己的园地整理好?”

 一路上瞌睡连天 除了入厕就不轻易动弹

 在安全手册看来 他真是一个配套的好乘客

 但是肉体与睡眠 总是貌合神离 它不会跟着什么飞行 

 你远走高飞 它呆在普遍的十九层 在这里飞翔是向下的

 一股臭袜子的味道已随着眼皮合拢 

 为幸福的家庭预订的套间 建造得这么标准

 “我们真的很幸福,我们的孩子很健康,

 我们吃得好 我们有个温馨的家”

 犹如戏剧的现场 出现了真正的人生

 一张双人床 一个白马桶 一个间带煤气的厨房

 没有规矩的被窝 藏圬纳垢的拖鞋 索命的小闹钟

 收音机一直调在短波2 裸体画册 事后 

 在匆忙中揉成一团的卫生纸 过期杂志 空药瓶 

 皱巴巴的枕头帕 某女士的散文集 

 讲的是忧郁夏日里 她的那颗心 

 还有老是嫌它碍事的短裤 都公开地扔在地毯上 

 男的 蹲在旧马桶上看印刷品 下面是转过脸去的地球

 每次都要看一整版文章 幸福婚姻的秘诀

 说的都是不能多吃盐巴 不能多吃盐 又是不能多吃盐 

 梦见热的肥皂水从楼上的洗澡盆放下来的 黄色声音 

 左手摸摸铸铁的下水管 思考 浪费了的是什么 

 右手在腹部搜索 探探是否 会碰着可疑的包块 

 下面完事了 冷不防 螺丝松动的盖板倒下来 砸中臀部

 气恼了两分钟 午餐是什么样子 打个电话 问问牛奶站

 女的 在席梦思上做梦 她的手臂是一只红锄头 

 歇在黑色的葡萄园 她的梦境里有一只山羊 一只陶罐

 一簇白羽毛 蘑菇变的老妖精 幸福的句号的并不远 

 近在咫尺 当她披头散发 想起飞机票的时候 

 灯可以随便开 杯子是消过毒的 还有信用卡 所以不封阳台 

 普遍的飞行 都一模一样 好像刷油漆 安地板 漱口和作爱 

 用的都是复写纸 不是地狱 但地狱肯定要有这种基础 

 总比自己独出心裁 省事 标新立异 得罪的是一大片甘蔗

 得罪的是 普遍的公寓 普遍的坏电梯 普遍的妻子 普遍的丈夫 

 (他总是醒在十一点半钟 一个被海滩冷落的胖子) 普遍的

 性冷淡 普遍的偏头痛 普遍的呼吸道感染 普遍的糖尿病

 “要是能免费就好了。”

 

 过去我相信诗歌不朽 大地永恒 

 熟读唐诗 我夜夜故国神游 何时石门路 重有金樽开?

 在滇池的渔船上 我经常遇见才子王勃 他骑着白鹤像骑自行车

 哦 那个秋天落霞与孤鹜齐飞 我学习笛子和骚体 热爱白居易

 过去我吸附着大地 我知道怎样像一棵橡树那样扩张 

 轻盈 脱离物质的局限 又获得地基的重量 一旦我不再受限制 

 我知道怎样融合淫荡与贞洁 最优美地生长 

 我知道如何与风一致 又像花岗岩一样坚硬 

 如何像高原的花朵那样舒展繁荣 又像冬天的心那样简单清秀

 

 这是一架劫持了时间的飞机 

 它要强迫一部农历在格林威治降落

 本世纪 最前卫的风景

 在教堂后面 速度一致的游客 当着上帝的面 

 掏出雪茄 也顺便掏出生病的阴茎 

 塞壬的卧室 在粉红色的下水道上 投下人妖般的倒影

 姑娘们八点钟上班 对着一只只禁欲的火腿涂脂抹粉 

 色情过道里人来人往 嫖客们都是世界公民

 地铁的出口就是超级市场 疗治万物的医院 清洁卫生

 泥巴远离蔬菜 大地的子宫 用塑料布包扎起来 

 鱼或者熊掌 哲学和艺术漫步在货架之间 犹豫的都是两件事情 

 兑换率是多少 马上就干 不需要情书探路 不需要红红的玫瑰

 不需要絮絮叨叨 不需要信誓旦旦 不需要自我表白

 一切繁文缛节 统统免去 起飞 下降 一刻钟就到天堂 

 面对着生病的红屁股 你会掏出来吗? 我会掏来出吗 

 这个念头令我心绪不宁 令我的老师心绪不宁 令我的好朋友们

 心绪不宁 令童男子和少女心绪不宁 令领导和同志们心绪不宁 

 令皇帝的龙床心绪不宁 你会掏出来吗?

 

 五月的黑夜中我听见一只蜜蜂学会了算术 

 我注视着一群树枝扔掉叶子 举起了旗帜 

 这不是一只苹果的叛变 不是一条金色毛虫的阴谋

 虚构于黑暗中的花朵 已经成为盘踞于白昼的庞然大物 

 有史以来最大的庞然大物 最有力量的庞然大物 

 它使一切都成为脆弱的 脆弱的大地啊 脆弱的天空啊 

 脆弱的水啊 脆弱的狮子啊 脆弱的永恒啊 

 脆弱的诸神啊 脆弱的长安之月

 脆弱的雅典山冈上的石头

 

 “我是一条天狗呀!

 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宇宙来吞了。

 我便是我了!”

 

 在吹箫巷家那边 旧阁楼上住着艾米莉表姐和她的壁虱 

 中堂上贴着颜真卿的法书 父亲以陆游自许 像毛驴那样走路

 转弯的角落挂着篾帽 梧桐树下是黑色的水桶 日复一日

 深宅大院里群鬼们在阴凉处睡觉 夕阳穿过西厢照耀着外婆的草墩

 母鸡下蛋 家猫飞越横梁 厨房的女巫在歌唱 

 我的第一首诗感激了原野上的落日 

 我的第一次爱情献给了在星期六的晚上用脚盆洗澡的母亲

 我三岁的时候看见高山 大河 某个晴朗的下午我知道了鹰的名字

 

 “我们靠这 仅仅靠这而活着

  可是我们的讣告从不提起它”

 

 此时此地 幸存的事物还在着

 我思念的片断是一只在雨后的田野里爬满露水的南瓜 

 这思念在夏日的流水中与女人的体温交谈

 我思念着云南松冈上一只睡眠中的松子 

 它在阳光下爆裂的声音惊动了附近的湖泊

 “那一度活着的已经死了 多少得有点耐心”

 多愁善感 你小心过早秃顶

 

 现在我们的飞机呀 驶进了眼科的天空 

 我是这架飞机中唯一的双目圆睁的疯子 

 空姐推着桔子的黄色小便穿过我的食道 递给我两个眼罩

 离未来还有四个小时 她像梦露或夏娃那样盯着我 

 她要我虚构一个电视的夜晚 或者一个索尼的夜晚 

 她要我视而不见 把前面的头等舱想象成伊甸园

 

 神赐的一天 多么晴朗 

 天空系着蓝围裙 就像星期天的妈妈 

 一大早就出门 来到黎明的市场上 

 她的篮子里 鲜花在盛开 

 南方的盆地 一只红色的蚌 吐出了湿漉漉的泥巴

 湖泊也是蔚蓝的 鱼在里面游动 

 少女们鼓起乳房 出了村庄 朝向蜜蜂房 

 林中空地里 母的都在受孕 

 守林人的小屋外 坐着一只多情的蝉 

 碰上这一天 我多么幸运 太阳升起了 

 万物中的一员 我也是光辉中的生命 

 神啊 我知道你的秘密

 

 在远离大河的地方 我在阴暗的街道上谈论着汽车的新型号

 空气使人疼痛 你在我眼睛的盲点上 很多年 我早已置身事外

 我只看见前排的假发 塑料的花在比喻南方的一种植物

 群山的阴影中 你已变成母狼 哦 闪办 南方的波萝蜜情人

 那一天我越过瑞丽江 红色的河水上 漂着亚热带的黑女儿

 哦 赤脚姑娘 你的破裙子上爬着星星般的甲壳虫 

 你的脖胫上有棕榈树的灰尘

 

 西藏过时了 乡巴佬的陕北啊 你过时了 鲁迅呀 你的社戏过时了 

 沈从文呀你的湘西过时了 过时了 帕米尔高原布满松树的尾巴 

 过时了 村姑们粗野的美 过时了 《小农家的暮》啊 过时了

 喝山泉的村子 过时了 云南荒原上的狐狸 依附着大地的一切 

 都过时了 

 西伯利亚的荒原呀 小白桦呀 印第安的部落呀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呀 非洲的青山呀 马神和风神呀 

 萤火虫环绕的南方之神呀 你们都过时了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哦 耳朵里充满金属耗损的噪声 

 我听不见大地的声音了 

 听不见它有声音 也听不见它没有声音 

 大地啊 你是否还在我的脚下?

 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犹如革命后的广场 犹如文件袋 

 戎马倥偬 在时代的急行军中我是否曾经 作为一只耳朵软下来 

 谛听一根缝衣针如何 在月光中迈着蛇步 穿过苏州 堕落的旗袍? 

 我是否曾在某个懒洋洋的秋天 为一片叶子的咳嗽心动?

 我是否记得故乡的夕阳中 一把老躺椅守旧的弧线?

 “小红低唱我吹箫 回首烟波十二桥”

 哦 我是否曾在故国的女墙下梦见蝴蝶 在蝴蝶梦里成为落花?

 

 我的听觉只对惊雷发生反应 我习惯于嚎叫与喧嚣

 “一旦被人声唤醒 我们就淹死”

 

 “在着。” 这话多么好 多么古老 多么背时

 在高原的月光里面 小杏在着 烫她的黑发 

 果果含着指头睡在果园里

 在着 在东方的梅园里 雕梁画栋涂着梅花的影子 

 在着 母亲叠起了丝棉被 

 在着 故乡的小巷 卖山茶花的姑娘来了 

 滇池在着 里面出生着新的扁鱼和石头鱼 

 西山在着 寺庙在白梨花之中 

 山在着 豹子在湖边看自己的脸

 在着 筇竹寺的五百罗汉 

 在八月的风中 托着瓷钵 走下青山 

 

 六小时后我看见一只海鸥在机舱的圆形躯壳外面哑哑地尖叫 

 样子肯切 黑色的前蹼在光滑铝皮上抓着 滑下 好像要进入到机舱中来 

 我相信这就是它真正的愿望 在这个世纪末 

 一只冻土地带的鼹鼠也知道暖气是好的 现代化是好的 

 云南省的 一只户口在鸡棕菌上的紫色蜗牛 也渴望着长出轮子

 但是让我个人的主义慢些 让我离开这架飞机的时间 让我

 比它更快地落后 让我的诗歌降落在慢吞吞的云南 

 “在上升中下沉的事物,都是石头的种

 他们总是在最后滚下来 砸在时间飞跑的脚踵上”

 让我的臭皮囊 跟着飞机继续远行吧 我的诗歌向着大地飞坠 

 但是怎么啦 怎么我的屁股挑在烟囱上 诗歌之肉啊多么娇嫩 

 这双受伤的眼睛 落在钢铁厂的睫毛里 

 浪漫主义的降落伞 被红色的救火车扑灭了 

 在摩天大楼的尖顶上 吊着美学讲师的嘴

 

 一匹真马和它的骑手在北方的原野上慢下来 

 变成了兵马俑

 南方的云会以为他恰到好处 

 在这架飞机上他永远找不到座位 

 出生于晋朝的作者 已经适得其所 

 屋顶建筑在蓝色的丘陵之间 青霭入看无

 “乡村教堂的墓地有一棵老水松

 每一年春天它都开得茂盛”

 “秋兰兮青青 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 忽独与余兮目成”

 明月上升的时候他会想起松树上的鸟巢 

 在夏季的洪水到来之前 他涉过溪流 挥锄筑堰 

 油漆匠唐明修的邻居 工于看见看不见的事物

 在26个字母之间 他只要了一杯茶 

 然后在荧光屏上消失了

 

 在远方 头等舱灯火辉煌 来自菊花村的女作家 热爱着微波炉 

 她丈夫 一个波士顿晚报上的老玉米 不会说汉话

 买的是单程机票 玉珍家的丫头深知 

 只有那么多座位 必须抓紧时间 抢滩夺地 

 她对一成不变的故乡深恶痛绝 在那边 

 旧世界等级森严 各得其所 雨水属于泥土 森林属于野兽 

 田园是劳动者的 黑暗属于所有的眼睛 苹果挂在苹果树上 

 山羊 总是山羊的样子 天空 成全的是鹰和乌鸦的生活 

 却把才女的青春 耽误 时代远去了 根在原处 

 因此愤世嫉俗 乡村现代派 赞成达达主义 

 咒骂孤陋寡闻的父母 仇视嫉贤妒能的村子

 在春天的夜里 当花朵在她故乡的蓝色山岗 

 一朵朵得意地诞生 她在绝望中 嚎叫 

 掐死最后一只跳蚤 把一瓶蓝墨水 统统喝光 

 自杀未逐 发现了颓废一词 从此对人生有深刻的理解 

 终于跳上飞向天边外的班机 抛下一句名言 好日子在山那边 

 后来她生活在别处 在公寓里相夫教子 重新学习礼貌 

 深情地使用计算机 站在游泳池边 与白领人士攀谈 

 发福的家庭妇女 扶着手推车穿越加利福尼亚的落日

 在光明普照的超级市场 与正在选购冰冻猪蹄的 

 垮掉的一代 擦肩而过

“速度太快 你可要抓牢了不放啊!”

 

 山鹰在仰视着我们的飞机 天空中的旧贵族

 它曾经是历史上 飞得最高的生物

 但现在它在我的脚底下 犹如黑夜扔掉的一条短裤

 在我们的飞机中看不见鸟 也看不见云

 在我们上面没有鸟 也没有云 上面啊 已经空无一物

 我们已经越过上帝工厂的烟囱 越过了他的国旗 

 天天向上 我们已经高高在上

 

 哦 去天堂的道路是否只有一条航线?

 如何消除山茶花进入肥料的决心?

 如何离间狼群对动物园的好感?

 如何取消一张贫穷的餐桌存在自动取款机中的抒情诗?

 如何在一万尺的高处逃跑 降落在皇帝的后宫?

 

 世界的一角掀起来 是根特冬天的雨夜 

 古老的城 黑暗中的教堂 摩天大楼眼中的老古玩店

 汉语三诗人肩并肩 约翰在前面引路 重建巴别塔的智者 

 后面是美人万伊歌和摇滚乐歌手 最后是扬 一个邋遢的弗莱芒诗人 

 我们是古代的朋友 好风 从宋朝的树林中吹过来 

 把万伊歌金色的头发散开在姜白石的词中 只有少数人 会皮肤过敏 

 七个使徒的鸡皮疙瘩 七个使徒在英语之外的尊严 七个使徒对时间的遗忘 

 温暖的咖啡馆 杜甫的心情 闲来垂钓清溪上 忽胡乘舟梦日边 

 中年的扬 像我从未出生的哥哥 他说梦见在一所监狱里和我住过 

 此语令但丁嫉妒不已 诗人都是一座监狱里的同性恋者 

 道路泥泞 混杂着吃剩的麦当劳和卫生纸 达尔文的切片

 根特的河像盘龙江一样古怪 “油和沥青 洋溢在河上”

  

 哦 这是一架已经保险的飞机 这里已经没有任何问题 

 “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挡的星空”

 马上就要下降 英语在报告地面的温度 

 晴朗 警方捕获在放置炸弹的黑手党 地铁再次客满

 在铁鸟的两翼下 黑暗之桌已经把所有的灯座铸定  

 不可能想象下面还会有一匹真狼在执政 

 不可能想象一个兔子的党或一个蘑菇的社区 

 最丰富的想象力 也想象不出在阳光和水泥之间 

 如何容纳一匹黑色母豹与鹿群相依为命的生活 

 但我可以平静地接受一个水泥的国家 一部水泥的诗经 

 我可以接受一个水泥的的妇产科 一片水泥的大海

 

 一切都涌向现代去 这么多人 涌过了伦敦桥 

 “间或 也用英语交谈”

 这么多人 那个作者可没想到

 “那高空中响着什么声音”

 会吸引了这么多讲究平平仄仄的读者

 他没有想到 上帝的旧公园已经如此令人心烦

 机舱中挤进了这么多的攥着登机牌的手 

 犹如干燥的树枝 抓住了烈火的边缘  

 “这里没有抱怨的声音 除了叹息

 震撼着永恒的天庭”

 

  “去故乡而就远兮 去终古之所居”

 在时间的后院 并没有抵达事物的开始

 从开始向着后来后退 却撞进未来的前厅 到站

 按字母排列的 “不真实的城 在冬日正午的棕黄雾下” 

 被一份份逼真地复印出来 一座座移动着 犹如连锁店

 城A 城B 城C 城V 城R 城M 城W 

 灰色的飞机场 已经把庞大的身躯和爪牙 摊开在各国的郊区 

 像是在水泥的鸟巢中孵出的恐龙 它从黑暗中伸出发光的长舌 

 吞下了我们 吞下 所有 驾" >∷氏绾p在公寓里相夫e╰;" ā」氏刀什" ā」柿宋颐巧TYL>雅加肯蚧脑加肯⊥滔铝母竞诎小椭Α赤色肺吓 >鸾掏0pt绾p在公寓里相夫e╰;" ā」氏刀什" ā」柿妓;" 素食绱逑且蛔牛紫铝总蚿t;⊥滔铝酆欹摇「∷媸且桓雠涮椎暮贸丝

 砾事事【锪思父黾七个ss="mEnter们真的> “我是一条天狗呀!

 

&

ptcn clas fc05 f tss="420_06"ptc评论这丈咸ss="m 咸ss="m b
t哉饷(tss=" s="iReadCounlas662t蘳s="m)t蘳s="mtss="420_06"seplass7">|t蘳s="m tss="420_06"ass7">评论(tss=" s="iCommentCounlas0们ss="m)t蘳s="m b b|t蘳s="m t&nb" title=" itm R" claass="shareit-spaceruss="m tss=" < sr" bo"$_shareBt 新浪" ti" title=" itm sr舃ass="shareit-spaceruss="m tss=" 用微n2-space-space“ >∩ㄍ远賞"

将> 梅 ;" 圈 >" b closid=-spaceru片书b c用易n2-space-space“ >∩ㄍ远賞"

将> 梅 ;" 圈 >" b closid=-spaceru片书b ⌒想岛塥我小杯├水></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事先恢欢 0pt也就;" 地避睦例如伞∠陆</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另一些;" > 曰只丁用的都是富;"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孵笆钦酢〖;" 配∥铱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0cm 0欠裨才去河皌;"> 孤磷荑和┗齝m 芎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才造炉吓 0cm 0pt;"窦青诜胖亢玫 0pt才到达车站∑</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又迟到啻骸 0cm 0个美女邢氲出加谀</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不恢欢∮谁住∩暮辍当婊发豪锶邢氲很倚</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 0邢氲完饷雷当婊拂 >‘间⌒想盗私嶷</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好洹 > 0c瘴夫蕉杂0cm个邢氲完工 0p0cm谀</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你无言> 鬃0c切;" 想嫡的怂风∽0c切;"盏乃占滔铝</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谘鍪幼>№蚶淌灯还と</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多右云" m 0无所事鼙茸毙芯铩∫桓只率隆无事∥"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让家长和当局生瞥刹 0cm不合时掖骸 0cm破绽百出铝</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活憋扭 0pt就;" 憋扭 0</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觏谜ㄎ倚 >⊥事试"焯中堂</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 0cm 0缺怠∷疮癿 0抵械钉 0梅毒∑</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他 0cm蒙 0c姆发晒帧他亍此蒙杂明得</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合cm 0摹∷合cm 0诵耪合cm 0cm 0大家</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吾高∥耶苗裔 > 吾老豆氏高足</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 五四0pt;" > 媛礴晨我 0cm 0" >业氖未制</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桓鏊pt;"于新社坏囊cm 0帕械∠旅c在譪m 菏 0松软囊cm 0制</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个孵老 0c仰视着伟树 0蛋皇芤械∠旅</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人pt;衽0pt 老气横莔 0地主淖∩芟腠四海皆0 0</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美镊洹 0pt你縨 0群玫下由系 0美镊洹 0p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欠裨∥业牡谝稻┕〈美镊洹 0pt> 榔压㈢的眼 辣得流泪</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美镊洹 >t硖讲赌向日砍 杨草械难挪恪黄草匦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美洹 0ptcm 0归灰环马鹿泅暮槁撂剖青头 >⊙ >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美镊洹 0pt械「马脑残赌稀〈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芟胂 >°∮彝缺宦碛;ò淼 >±静"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ss=">&nbsp;</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pt 想瞪乡并忌 你弧被姻来码</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pt 0p个驮杼羛t;"金斯堡乱伦;" 鞴傺傺僖幌></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酃こ词典 0c 芻m 0pt;"箱子贩⑸他pt;"于美国而渭苫倘锋</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去年写cm 0半年0cm炒股;" 上周导演舞敬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cm 0是前往地中海;" 瓜癱m 0紅;"语文</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读少把皆谧拧∪缲整理好┕</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一聇;"瞌睡聊茄「±锩入厕就不轻易铝睡</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踩植峥着孩伤按丁几雠涮;"好∷</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 馓逵爰念缀 0cm貌合神离淖∩慷偻 >●来縞m 0p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蹲天棠缛侥鸟么馈普遍凳挪  0cm里t;"琛灯蚺层</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一股臭袜>°∥兜鸟邓姝 燮ず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为∧⒐家庭预订pt;酌我澜ㄔ斓;" 标准</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 0pt;暮塬 <ss=">,</n: y>cm 0;暮> 芙】担</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m 0吃cm 芒忌∶怯懈鑫萝霸"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戏菊媸现pt; ;" > 沃了</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pt擞锪捶蚪芟胂白马∥嗤芟胂间带煤苩;"碌啊</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怨婢m 0被巍〈藏圬纳垢∈鞋冉镊谏小沉涤</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艺音机pt;钡鱟m 红担夫铰闾寤帷此;"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颐χ腥唷把煌t;"煸幼懦允过期杂志∑空药0制</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皱巴癿 0枕头帕系某女省〖散绺锆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蕉贰c怯 0ptpt;"妗⌒那颗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m 0钗仪嫌它碍什恪∮倘蚪都公 >厝抛馅放耗心</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男赌蚪斗稍旧马∥上 >∷⑵并紁t;"是转执去 0地球</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毛的;" 下收>  0pt福婚沂窃秘诀</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俗帜畹> 在纬匝巫尔> 在纬匝我小肢> 在纬匝文</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游闯热 0c试硭于吹箧氏星婆璺啊∨后酪阑 >>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左手摸摸铸cm 0傻奈管;"婕0 0浪费了贰窭纯那</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右> 襝m 0搜索淖探探 0∨依会拧》 0c阳职堂</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pt;"完事啻骸冷忍 0螺丝松铝薱m 板倒> 他们字型尾</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气恼倘缃妨涤⒓社病pt窭纯> 山汛;" 晃嗤问问牛奶站</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m 0∷ 0席梦" 做锰剖妗⌒手臂 概蘸铝扑 0cm" >晌〈塔口 △"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拥镊畹复写;" 稻 >〉 >隙ㄒ的庵只那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总比皆谧独吵裁⒓蚀寺睦标新立已「∷黰 0p丁缄新粮收</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黰 0p豆徒毡槠还来斯徒毡槠换档缣莨徒毡槠黄尴 秸遍苹cm 0cm</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他 0cm醒 0十cm 惆氲英架想稀浪L怖渑蛇才蜗牛 秸遍苹</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性冷0帕秸遍苹偏头pt;"秸遍苹呼吸道感染∑秸遍苹糖尿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悄苊夥堑ズ绵春m 0</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pt; 0cm 0苫不泻诎 0cmcm 0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熟读唐cm 0pt 挂 >∩窳唐屎问笔喷并肩∮薪痖卓</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紫0cm;"渔船cm 0pt氲常遇见才子王驳睦他骑锛易鹤像骑镌行车</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撬欠裨落霞与孤鹜齐溺冉】赵⒗笛> 蜕濉慈劝拙右</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pt; 0吸颇匣脑冉】恢欢怎样疗ぁ跋橡树∈薄扩沼〕</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轻盈 脱 0c镏高删窒于挠只竦玫鼗次爸亓0制cm 0pt不再受限质芤</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恢欢怎样融合淫荡饷麝胶诎最犹齑地生长芤</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恢欢 0cm与风〉致睦又像花岗岩> 讣嵊夫</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像cm 0cm> 浴时∈嬲狗比倌烙窒衲一角闲心恰讣虻デ逍</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一架劫" 獾淖鹧≌馐且</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它要强迫邮芤农 >「窳滞乌一</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本嬲诎最前蔚乃风景</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蛞凉爬0cm睦0cm〉致;"拥骸当抡" >m睦</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掏出雪恰〈也顺便掏出生病诺柞锢假</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塞妊糁卧室∷ 0粉寺饕傻奈牡胤 投酆焖妖愕钠倒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绲男们八点帧坝昂诎对∈亓秩只禁庸こ火腿涂脂抹贰∈</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色情率岳里人来 0p概真弹捣绕礳m 0cm公民</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诜胖;"滤口>t;" > 在沽浦 0cm诺捉pt;"清洁煸幼</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陌觥cm 0蔬泊骸 0cm媸涤宫冉用抑豢布包扎;"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鱼楣挂熊帐芤哲学> 帐趼m 0货架胂蟛怀犹豫 0频cm两件洹∈</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兑换率是欢然环马上就哥冉不需要情书探绮⒓不需要红 0c拿倒</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不需要絮絮叨0cm不需要信誓旦旦 不需要自我表白</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0c切繁文缛健>▲蚤∶> >△浴闸紁t街Αぁ疤钟就到伞∠陆</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面对∈生病诺红窃cm°会掏出灰隼┕伞∧慊馈≈隼绰</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m个念头令 0c男> × 0;"老师c男> × 0;"好;" 们</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男> ×钔 > 蜕0cmc男> ×盍斓己屯久莄男>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令叩母叽龙床c男>  慊崽统龌姻扩</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暮在闻偬√;" >¢房⊙Щ嵯帝闶里</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易 0pt率呛pt;"业慕裂笱 >;" 旗謒依</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这稻〉只械卟拧∪ 不〉条 0pt毛硉;囊不</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虚构字蟹械慕> 驭·想滴见号叹嵊 >≈真逝尤缄形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有史以健☆姆庞燃晷蝨;"最有力痢〖庞燃晷蝨;"</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它使0c切;"渭脆弱cm依脆弱cm 0cm孤晾脆弱cmc仰使铝</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脆弱cm水孤晾脆弱cm狮子孤晾脆弱cmcm 0孤晾</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脆弱cm诸 0cm 0脆弱cm长安种钌</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脆弱cm雅典被ㄔ刁媸锩娉</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ss=">&nbsp;</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腊 0cm〉条 0狗呀@</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我把浴藕吞了,</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m把ptp和塘耍</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m把0c切贰≌球p和塘耍</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cm把宇宙p和塘恕</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pt0pt我了D辣</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ss=">&nbsp;</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 巷家痪涿旧竚 0 住锛椰米莉表健±妗⌒壁0帕</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 堂上贴≌真巧卟法刑蒙竚 0以陆游镌许⒓p衩磕恰缸呗</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诎转蜕卟角落挂着篾" 梧桐难挪琅" 乃喇∥嗤呛赶率日</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深宅0pt里群鬼胢 0阴凉处睡豪锶> 巍在晕飨嵴找 馄t;"草墩</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母鸡挪阄嗤家猫飞越横羣;"碌啊〖女物在歌车睦</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 0;"瞪首苫激∥噎椅上滞瞥荡睦</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 0;"瞪次爱情献0pt在炜障链伟晚上用脚盆闲瞧⌒膍 0</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 0三薽 0蕋;"程泼高系 0母狙 pt;" 0cm赌稀〈】恢欢了鹰 0名子</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 0cm 0靠这依仅仅靠这而活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可pt我 0;母几娲硬惶狩月</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睦</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 獾此匦胱幸磘;匿的 >…的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膌t;ss="><ss="冻猪蹄"∑我恰抵荒鸡赇一铺镆 耘缆赌文哪瞎心</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寄 0cm 媛流嗽谧与女pt;"体温> ∧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我思 着氖松ㄔ刁〉只寄钭械慕松笱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cm 0阳光下爆裂 > 【烁浇色暮茨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 0c然瞽;囊想邓类春』度坏谩在隳铜死</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欢愁善感cm°;" 过早秃顶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膌t;ss=">&nbsp;</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cm 0我 0;摹这恃 0驶 0pt眼苛苏c仰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cm 0cm 0刨 >∧剿吭舱是苑梵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滔隆推着桔>°』 >⌒”恪在晕0;"食欢 0递给我两个眼沼</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着夯m 0四个 > 浪齪衩怠』蛳耐弈恰付t;"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她要 0c楣管想系缡°∫躬我虚构臆想纤髂的乙躬我心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妗要 0视而薜牧晾把;" 等舱∽罘“蚜甸园</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膌t;ss=">&nbsp;</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神磎 0〉萄「多么 0cm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c仰氏底爬段 >∠耢空 0cm妈妈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晷早就出糜〕藕蠼黎明;"市 上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妗⌒篮子pt;"鲜花 0拾淹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 0盆匦胱〉只寺饕蚌铝吐场∩湿漉漉cm陌觥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湖泊也pt蔚纓;"冉鱼>±锩嬗味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0cm们鼓起乳饭场∩改腐 朝向榉俊饭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选『空地pt;"母∈都 0受孕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守林pt;"小屋外依坐∈亓秩多cm 牟里</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碰上这〉萄「我多么衏m四滋羯;" 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械慕颐恰⊥pt也 0c饣孕的缴∧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 0】恢欢牡钠秘密</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cmcm离母狙 0地 0cm斡谒阴白帜街牡胤谈论着汽匙帜新型旱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空气使人疼pt;" >0我裻;"钠盲点上 涸谖年cm斡阽已置身事外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换程泼前诺;募僦>∫只磕> 马扔 0cm 0〉种植物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群山慕阴影贩⑸你摇∪成母纓你 0cm闪把「 0cm 0宓能蜜情人</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cm 0天斡诠瑞丽0帕寺饕河水上 聘从亚热带;暮耘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赤脚绲男⑸你>∑迫棺“优雷判切倾的萍卓浅m睦</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你>〔彪稚嫌凶亻凳;"灰尘</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西藏过时 cm乡巴赖慕陕北梧蜕你过时 cm鲁迅训 0你>∩m戏过时 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沈 >难侥>∠嫖鞴 cm过时 cm帕米睹高原布满律仙糁尾锥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过时 cm村姑 0粗野钠枚 0过时 cm《小农虻氖暮》梧蜕过时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喝山泉母改浮蜕过时 ∷ 诗竝t;"上滞狐狸cm依颇匣脑慕颐切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都过时 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西伯利攀滞pt;"训 0小白桦训 0踊脑>〔柯溲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伏尔加 坝>∠朔蜓 0非洲 0pt 0c 0马神和风神训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萤火虫环攘苏 0cm之神训 0婊啡频过时 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仪〉沟涠涞慕死" cm里断不齑的浪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不如让给丑恶来开俊〈看他缘目cm 来縫0cm诒</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沂欠旅武满金属耗损鐾噪筛耪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獭听薜牧 0cm媸>  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听薜牧它凇 罢也听薜牧它  在 “漳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孤晾0pt否 >t;"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pt;"记忆桓鏊鍪棺 00cm革命湟黄广赤蜕0cm绺稔袋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戎马倥偬∷ 0獾粗;"急行军刨獭pt否cm 0依仔芯〉只沂欠取≡藕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谛cm 桓煲抡 0cm∷ 0月光中迈∈蛇驳 0≡谠苏州cm议派卟旗袍┕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獭pt否cm械;"懒洋岩黄欠裨芯〉片裂笱窃谌嗽心动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ptpt否记得0cm >∠ 畏发神记牙咸梢问鼐阳只∧道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了碌统 0c" 倚樨首押斓统饷幢</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 0cm獭pt否cm械 > 寂絧t;未澈亮荔祊撩温梦见郝浠ɡ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pt;"听觉只以惊雷> 从m獭习惯卓阶与喧嚣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 0被至所唤小〈我 0就淹死幢</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从 0 cm话多么 芒级嗝 0cm⒓多么背时</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在高原鐾月光里面 0小信紫腶mp;nbsp;烫妗⌒黑至></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果果翰罩指头睡 0c 估锬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cm从±蟮东方慕梅」里 0雕梁画栋涂着梅花;"拥窳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cm从±膍 0叠;" 丝棉被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cm从腶mp;nbsp;0cm >⌒∠ 0卖 0pt;"黄沟男来 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0cmcm从±里面出生着衜;谋庥 里面秤0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西蒻 0从〕寺庙 >桌婊ㄖ在四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蒻 0从〕豹着紫湖边看皆谧拧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从〕筇竹薽;奈灏俾藓t;"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 0乃风谧托着瓷钵依椎下由系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膌t;ss=">&nbsp;</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六 >『 0c唐谩抵凰E 0机病媛圆形躯壳外面哑哑地脑残;"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煽锨衏m" 乃前蹼 0c饣疗 抓从〕滑;" >铝埔 >m 0 0cm 0藕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 0这>t它 > 卧竿亮荔礳m个嬲末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只冻土地带;镊笠不只杜区的鱟m蟭;"化是镊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诗甘∨惦住抵换Э 约ψ鼐>∽仙吓D酪部释 >ぁ嘱蜗拍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 0cm人伟执逑慢些 0cm离开cm 0cm 0 0蕋梦依 0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比它更快地pt;"依 0cm 0驶谝煌在慢吞吞媛允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上升 0p鲁 0实暮,频cm 面澄爸</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 0cm 0搭后滚> 他们 0獾间飞跑帜脚踵上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 0cm;"卖皮" > 这是闾缎幸 竎m;"苫蘭 0 0cm飞坠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 婪蚪;" cm;"窃堂蠢烟囱上 苫之肉凹多么娇嫩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苌宋把t;" 0峦在钢铁厂帜窖劬里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浪漫执逑帜揭煌 浮±寺饕救火车扑" c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械ˇ天磎 0;"尖0 0吊∈美学讲"钠嘴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匹真马±嫔骑> 冶狈侥揭紊下洪屡孩赡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成了兵马佟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 0cm 0云会以为他恰∪好"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架≌馐上稍 >≌t不到座位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 0晋朝钠 >∧酪想凳实闷渌概漳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梯顶建筑>± 乃丘陵胂蟛怀青霭入霓</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乡村凉爬苏 筩mc浴悼美纤赡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每 荒阠m 0它都 >妹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秋兰兮青呛诎绿 >紫锢假满堂兮美加肯忽独与余兮目饷辣</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明月上升 0蕋候他会∶髟律仙坝>;"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夏0cm洪奈慕来之前〕他涉暮楠流淖挥锄筑选睦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匠唐明修 0邻t 工于c唐每崔的 0实暮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在26个cm 0胂蟛怀他只要∩暮杯茶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然 0p谟馄辽舷Я</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膌t;ss=">&nbsp;</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cmcm 0cm 等舱灯火辉欢健≡菊花聪帜女作" 热爱pt;㈠的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她cm 0cm芟胂斓涂顿晚报坝>±嫌衩 0慷偻说汉话</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假买 0是单程馐票蜕玉珍虻氖堑シ深滞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帧≡那么多座位必须抓紧蕋梦依抢滩夺匦胱</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她对一成不pt;"0cm 深恶痛怀刹械∠薄睦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旧 0cm 燃渡 0各得其烁耪雨水属于泥土cm森林属于野视谀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田詍 0劳动者诺胱字蟹属于所≡诎裻;" 0械褂谒械仙坝谀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 0 0cm 0cm诎选∩淖萄鍪 成 乃cズ臀谘∧缴钰哪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却把才cm 0青磘;"耽"依獾粗远去 cm杆原"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因此愤娴俗 0乡村蟭;"拧「赞成达达执逑谀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咒骂孤陋寡蔚;母改竎m仇视嫉贤妒能帜改概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 0慕夜里 0当> 栽谒0cm >± 被ā>∧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涠涞靡鈉m娈生铝妗稍径涞谧卓阶>∧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掐死 0cm 0只跳蚤晾把〉瓶蓝笠恢惶椤喝光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自杀未逐 0发;" 颓敷〉词 0∮此对至送≡陬刻媛理解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终于跳上t;"蛱毂咄怍职嗷僚 侣示涿札俗萌兆抛仙健媳∧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后来她生活∫别" 0 0c来死锵喾蚪獭赡字匦抡寓览衩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深cm 厥褂眉扑慊琳緋谟斡境乇∧烙氚琢烊耸颗侍竎m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发福;"家庭妇" 贰》手推车穿越加利福尼攀滞落日</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菔 0c饷髌照℃;" > 在光明∩匝」罕持硖>∧lt;ss="><ss="冻猪蹄"m肥豢慕境缆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离间續 憾远镌mcm好感缆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取厦〉张贫 >〔妥来 0丛动取款机械慕抒情诗缆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谒一万尺诺高处逃跑依揭煌在叩母叽后宫缆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0cm慕颐角掀;" >~陡啬一角嫌暌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媛;t你字蟹械慕凉爬「 μ齑m 0阎械>±瞎磐娴昴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汉语三铩∫肩并即胱在撞≡鞘引绮⒓纭建巴别塔伟智>∧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0cm齑 0p蛞粮> 」隼指枋忠雷詈箬和锍酪想襄邋菖蹈ダ趁 一改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我 0 0c糯;";" 酌反胱从宋朝钠树选『捶纭藕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把p蛞粮 0pt;" > 把万伊资拼授酥 陨偈涌匣崞し艄裟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七个徒慕鸡皮疙瘩睦七个徒p谟⒂镏怍肿鹧 0七个徒对獾淖鹧c 颇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温暖钠咖啡馆cm遗"钠阅情晾闲来垂钓清溪;" 忽胡乘舟梦日薄睦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中膍 0惋忱像 0c游 稚;"哥复胱稍酥;未弛艘凰嘤锖臀易晒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此语令但丁嫉妒不 铩∫频cm一座监狱里;" 粤>∧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道路泥帕>』煸0pt吃剩;"麦当劳和卧幼;" 达尔文 0切片</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根特cm河像盘龙江> 腹殴忠馈坝秃土で黑把笠缱虾“永</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m 0cm一架蚁氲保稀媛≌馐且cm里蚁氲  匀魏挝侍庖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0乃转机⊥闪闪 0星斗cm ∩宰郝  哉诘 0星鍪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马上就要pt街Α英语∫报告地;"怠∪±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m 0警方捕获 0放置炸弹钠黑讲冻;"捣胖再吹伦</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 0两摇≡你字蟹挟啄竦经把所≡诎灯座铸兑丫±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不可能∽罘pt;"还会≡颐匹真續 0执政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不可能∽罘蚁胂兔笱窃党或蚁胂笠桓>∩m浅刹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最丰浮慕∽罘" 0也∽罘不出 0阳光±娈泥胂蟛怀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m容陌鸦匹" 母豹与鹿群相依为谏生活谀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但 0c0cm平>晌接受蚁胂娈泥 0国" 邮芤娈泥 0诗 0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0cm接受蚁胂娈泥 0;"妇产科 鸦片娈泥 0母灸</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0c切;"煽向蟭;"> >;" 多加肯涌 伦敦饷蠢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间或 0也用英语>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 多加肯∠撬 >】擅幌m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m高空 0p>●来口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会吸疑 ;" 多讲究平平仄亓苏读者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 韵m 0 上帝慕旧公园竦经如此令人心烦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铝 0cm 0挤 0pt;" 多的卟罩登机帕苏手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0cm干燥钠树" 0抓础倘缫火;谋咴笛尽滥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m里谩≡抱怨伞 罢±锩叹息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震簃 0cm 0苏c淹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去0cm 0ptm > 去终构氏所t </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骸 0獾间钠0pt铝并谩≡抵达涞暮笤癿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从癿 0蟤 0后来后陀肯却撞进c着 0前唐睦到站</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按cm 0排恋>⊙尽安弧按字;t你蟮冬日正蝝慕棕黄巍≡谋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环莘荼苝t;馗 >〕龌 鸦座座移陡从蜕0cm连锁店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城Acm城T你城@「城V依城 城6城W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灰pt;"≌馐;"酪想蛋雅 0c纳砬场∽ρ 0摊淹蛞各> 冀记成材l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m 0c 0;" 中孵呈窃恐龙铝哪裼字蟹械傻目发光糁长珊诎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吞下了我 0吞下铝涅≡嗤驾拭恰⊥滔隆>』薰ぽ" 国加肯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希腊加肯马雅加肯踊脑加肯涅≡嗤母竞诎小偷丫赤色肺吓 佛教0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妓" 素食执逑>∧琅W脏妥芡;"涅≡嗤酆欹摇「∷</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 0cm >∧铰丝凇疵 砸想先薱0cm拒怀刹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0cm远 0cm斡 0所能c唐>⊙局圾蚦m 0苏巨 0c膒t;"谋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从cm个口 > >〈印锨丝诔龌 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率隆九个 > 砾事事【锪思鸽霞颇滥lt;ss=">Enter膌t;/n: y>@</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 0我竦经谒一晷铝拼椅贩梦依晃着两只陶囱糁沂欠刹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膌t;ss=">腶mp;nbsp;膌t;/n: y>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丫±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0cm 九六年统月初稿</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 鸦m 九七年月率日浮</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鸦m 九七年 0cm十六日再浮</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鸦m 九七年cm 0十 0膌t;/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依 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m 0十 > 、二统又浮</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手钌十五日浮</P><nbsp;第"MArGi ST0cmT0cmT0="M" >胱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览鸦m 九八0pt;" 发表于《花;t姆cmcm 0再浮</P><ss="冻猪蹄"FonT-siZe: 10.5pt; FonT-FAMiLY: 宋体;

喜欢 推荐 0人  转载

历蕋;"〖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哉读--> <#--首页推荐--> <#--历蕋;"〖今天--> <#--被推荐日志--> <#--审〉篇,;"〉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衫麻结构--> <#--评论衫麻结构--> <#--引用衫麻结构--> <#--博主发起;耐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涅≡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