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高黎贡文学节和《便条集》再版1月1…  

2010-01-08 09: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黎贡文学节和《便条集》再版1月1… - 于坚 - 于堅

     我和昆明几个朋友,于2009年圣诞节在昆明创办了高黎贡文学节。活动举行了三天,第一天晚上开幕式和主题作家作品展览。主题作家是韩东和雷平阳。第二天是高黎贡文学奖的八位提名作家的作品展。晚上是闭幕式。第三天晚上在茴香酒吧举行念诗狂欢活动。

     高黎贡文学节设立两个奖,一个是高黎贡文学奖,奖给本年度云南作家的作品。文学节主席奖,颁给全世界范围内作品具有汉语文本的诗人作家。

     获得首届高黎贡文学奖的是姚霏。获得首届高黎贡文学节主席奖的是韩东。

 

高黎贡文学节和《便条集》再版1月1… - 于坚 - 于堅

 

 

首届高黎贡文学节开幕词

                 于坚

 

各位朋友:

 

    今天是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举行云南历史上第一个民间的文学节——高黎贡文学节。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圣诞节,一个良辰吉日。对许多中国人来说,今天也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上帝是一位产生在西方的神。我们中国自古也有许多神,比如孔子、老子、庄子、土地公公、龙王、比如佛佗、比如回族的真主安拉、白族的本主、纳西族的署神、彝族的万物有灵……文学是信神的,但文学与宗教不一样,文学是泛神的,文学也迷信万物有灵,文学是一座语言的奥林匹斯山,文学节就是众神的狂欢。

   所以,我今天晚上要说一句:上帝保佑!

   当代文学今天在中国的境遇不容乐观,其实不只是文学,文化今天在中国的境遇很不乐观。但是,文学的边缘化,在我看来,不是文学自身的问题,而是人文环境的问题。一方面,文学日益遭遇着社会的冷淡;另一方面,在我看来,当代文学那些最寂寞的写作,却是一直在持续,而且越写越好。我要向大家介绍在场的我的朋友韩东,韩东的写作已经持续了近三十年,而且还将继续,他最近刚刚完成了他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写作对韩东来说,不是一种谋取生存处境获得改变的权宜之计,韩东的写作可以说是当代文学的一个典范。我们相识于青年时代,那时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文学理想而成为朋友。那是一个古典的文学理想,是古往今来所有真正的文人所坚持的理想,那就是文学不是为获取权势、不是为了追名逐利,不是谋生手段,不是哗众取宠的文字游戏。文章为天地立心,文学通过语言为世界守成,文学是创造语言王国的手艺,是为民族守魂的事业。这是一个背叛的时代,在中国,几乎所有非经济的方面、无法通向市场经济这条罗马大道的歧路都被时代抛弃了。人们在背叛文学、人们在背叛哲学、人们在背叛艺术,人们在背叛生活、人们在背叛诗意、一切生存活动都以是否能够立刻卖掉来取舍,文化降至史上最低水平。但同时,背叛也意味着水落石出。当那些文学叛徒、混子从文学现场销声匿迹后,逝者如斯,我们发现,文学依然在汉语中存在。文学已经无利可图,文学上的各种机会主义已经黔驴技穷,文学属于穷途末路。因此我可以说,在今日中国继续寂寞地写作着的,那就是真正的作者。我也要说,时代的背叛恰恰成就了文学,时代的普遍庸俗、堕落使文学升华为神圣事业,真正的作者道成肉身。写作,今天已经自然而然地成为一种使命,一种伟大的使命。

   我们举办这个文学节,就是要表达我们对沉默在时代喧嚣中的当代文学的信任和敬意。

   我要感谢我的朋友老虎文化机构的虎良灿先生,金马厨具公司的保宏武先生,中永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田再兴先生。感谢今天到场的各位朋友。文学从来不需要赞助,文学自古以来就是鹤立鸡群的,从来就是“不为五斗米折腰”“天子呼来不上船”。我感谢的是你们对当代文学的信任和热爱。对我本人和我的朋友们的信任和热爱。这是一个普遍怀疑的时代,信任寥若晨星。正像我在一首诗里面写的:

   “光明在场,怀疑的心多么黑暗!”

   我感谢你们,因为信任是一种光。

   我们将这个文学节命名为高黎贡。

   高黎贡是云南西部一座著名山峰,位于横断山脉和怒江之间。高黎贡,是一个土著语言的发音。这个发音有多种解释。一种解释是,贡就是山,高黎是景颇族的一个部落名,意思就是高黎部落的大山。也有解释说,意思是“这个地方”。还有种说法,外来的人问当地土著,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土著说,“高黎贡”。意思是“不知道”。高黎贡周边,居住着很多民族,他们的信仰、语言、文化、生活方式各不相同,但是和睦相处。和谐,意思就是要对世界的一切非我族类用加法,而不是非此即彼。

   我在字面上理解高黎贡:

   高,高度。文学是群峰并峙的状态。高黎贡文学节是我们的一种文学理想。文学有各种自以为是的高度,冰雪堆积的高度是一种高度,气候变暖之后,冰雪融化后的高度也是一种高度。文学是一种伟大的加法,我相信时间的高度。

  黎,黎民。作者和读者都是黎民。

  贡,贡献。

  现在,我宣布,首届高黎贡文学节开幕!

 

2009年12月25日

 

高黎贡文学节和《便条集》再版1月1… - 于坚 - 于堅高黎贡文学节和《便条集》再版1月1… - 于坚 - 于堅
 高黎贡文学节主席奖奖座(青铜)作者:李坚            高黎贡文学奖奖座(青铜) 作者:李坚


关于高黎贡文学节答《云南信息报》记者问

 

 

                    于坚

 

 

     几年前,由你发起在昆明主办了一届昆明-北欧诗歌节,盛况空前。那次,来了许多文化大老虎,享誉欧洲的诗人来了一大帮,许多全国有影响的诗人也都来了,那几天昆明给人的感觉是,好像突然就变成文化之城、诗歌之城。今年,你接受老虎文化机构的邀请,担任高黎贡文学节的主席,主要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嗯,现在搞文化活动,都是搞大型文化活动。民间的、日常的小型文化活动越来越少。以前,昆明这种文化活动比较多,这两年,越来越少。在强大的市场经济氛围下,文化的标准也越来越与市场同步。如何卖掉,成了当代文化的动力。文化活动也是追求大型。而在我看来,真正有力量的文化活动是小型的、日常的,比如翠湖公园里那些天天举行的民间音乐会、官渡广场的花灯歌舞。这种文化才是真正的人民文化。这种小型的文化不是为了市场,不是宣传活动,首先是好玩。文化说到底,是要让人感觉到生命的意义,将日子充实地过下去。翠湖公园为什么是昆明最好玩的地方,因为最有文化!恕我直言,昆明固然越来越现代化了,现代化提高了生活成本,却毫无诗意,不好玩。昆明越来越不好玩了。除了看电视打麻将昆明还有多少玩场?大型文化活动不是搞来玩的,那是宣传教育。哪里好玩拆哪里,昆明将来会为此后悔的。大的东西在宣传上有效,却不是日常文化。爵士乐的大师都是来自咖啡馆、酒吧而不是大剧院。世界各地城市的文化活动都是以小型为主流的,密密麻麻的文化,大型文化活动反而很圈子化。在巴黎,每天晚上有数百个原创的小型文化活动在举办。几年前我在纽约参加圣马可教堂的每月一次的诗歌朗诵活动,这个活动是艾伦·金斯堡在上世纪50年代创办的,已经搞了50多年。中国当代的文化氛围很畸形,很不正常,世界罕见。没有文化的城市是空虚的城市,城市文化的细胞,主要是各式各样的小型书店、文学活动、音乐会、小剧场等等。昆明城市生活缺乏这些东西,民间文化生存的土壤很弱。老虎文化机构一直在小型文化活动上做事,很有使命感,我当然要支持,我的写作从青年时代就是来自这些民间文化沙龙的支持。这些活动,民间自己不做,就没有人做了。老虎文化机构以前搞的摄影家吴家林的作品,花灯大师的演唱会都很好。王中文化奖、昆明创库里面的诺地卡、源生坊、马力的麦田书店,半坡酒吧……都是这种昆明民间现代风格的小型文化活动的典范,但真是少得可怜,昆明是600万人的大城市。这种活动今天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地球村,现代派文化已经兴起,现代派文学、艺术像花灯、小调一样,也需要一个民间社会的长期展示平台。小型的文学节是一个形式。世界上有很多小型的质量很高的文学节,它们实际上代表了现代文学的一种高标准。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已经办了20多年。东京国际诗歌节,也就是两个人在操办。瑞典的乃舍国际诗歌节,一个人办,台湾的太平洋诗歌节,也就是诗人陈黎一个人在操持。文学节也就是现代的兰亭雅集,曲水流觞,以文会友。这个传统应当利用现代的技术手段恢复起来,赋予它现代气息。

    从首届文学节的现场盛况与参展作家作品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是相当成功的。首先是参展作品,保持了相当高的水准。在选择这些作家、作品时,有没有标准?中间经过了什么程序?是不是每个热爱文学写作的人都可以参加?

    首届高黎贡文学节,我们约请了十多位依然与当代文学现场保持着密切关系的作家、诗人、评论家、编辑推荐作者。只要是在云南本土写作的作者,只要是本年度创作的作品,没有任何限制。然后,推荐过程中被推荐票数最多的八位作家成为高黎贡文学节参展人和高黎贡文学奖的候选人。最后,邀请媒体现场观摩,五名评委投票决定其中一人获得高黎贡文学奖。评委的投票是公开的,并且要说明理由。考虑到这是文学投票,评委没有必要忌讳公开表达对各位作家作品的看法。 确立一致的投票标准是不可能的,我们尊重各位评委的审美标准,我们决定谁担任评委,就是对他的私人文学趣味的信任。说到底,获奖者的作品并不意味着唯一的文学标准的确立,可以决定谁最终获奖的不是各位评委,而是伟大的时间。但是我们要有一个游戏,使文学事业在我们时代有一种尊重和鼓舞,使那最后的获奖有一个当下的支援。高黎贡文学奖获得者有一万元奖金和青铜奖座一个。高黎贡文学节主席奖由文学节主席指定,获青铜奖座一个。

    参展的这些作家,有一半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提拔、奖掖新人,是不是文学节首先考虑到的一个因素?为什么没有邀请二十岁左右的、或更年轻一代的作家参展?

    不是,文学就是文学,与年龄无关。之所以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是因为大家总是注意到那些最有创造活力的作品。现在许多文学奖喜欢平衡各种方面的非文学因素,使它们丧失了公信力。获奖者毫无光荣可言,我们试图只在文学自身的立场上评奖。

    云南的作家是一代一代冒出来的,可说是人才辈出,生生不已。对于云南文学中出现的新势力,你对他们的作品作何评价?有无新的苗头出现?

     我最近看到一篇译文,其中说,“在当今热衷宣传、自我推销、非利士主义(philistinism)即市侩作风,中产阶级沉湎于金钱的贪欲和物质的享乐,既漠视高尚的文化,又缺乏道德的庄严,结果整个社会失去了行为准则和精神方向,陷于混乱的无政府状态。)相信大谎言的世界,成功和卓越的唯一标准是短期的影响和经济成功。需要说明的是,对于那些献身于诚实的思想和显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的少数幸存者来说,获得勇气和希望就十分重要。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在哪里,他们的工作都是英勇无畏的,是在用钻石笔在宇宙的水晶表面撰写华章,他们依靠自己来认识到它的价值,或许在将来能创造出更多的成果。《知识分子到哪里去了?》(小奇尔顿·威廉  吴万伟 译)

    正是对云南青年一代作者的作品的阅读,给与我参加这个文学节的信心。我认为,虽然在市场经济的强大影响下,文学处于20世纪以来最消极没落的时期,但最纯粹的文学创造也在继续。我以为,当代文学在泥沙俱下之后,水落石出,更纯粹。这是文学的秋天,世纪喧嚣中产生的各种非文学性的因素都已经烟消云散。在今天,一个人坚持作为诗人存在他就是一个圣人。在上个世纪,一个人选择一生作为一个诗人,是可能的,是有安全感和荣耀的、甚至是有利可图的。但在今天,年轻一代,谁还敢选择作为声名狼藉,不名分文的诗人存在?现代化带来了丰富的物质世界,但它也毫无诗意,而且日益威胁着世界诗意的面积,诗人面临比荷尔德林时代更艰难的局面。如果过去时代的诗人可以在清风明月中获得诗意的话,我们这一代诗人却要在钢筋水泥的世界中召唤诗意。这对诗人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年轻一代诗人的可贵是,他们已经意识到此,而固执地相信最深刻的诗意并没有丧失,只是我们必须在一种更有创造力、现代性的语言中复活、召唤它。 

    云南得天独厚,地域的多样性,民族文化的天然多元化,在现代化的进程中,避开了现代化最激烈时期摧枯拉朽的锋芒,依然保持着古老的魅力。云南成为当代文学的一片热土,在许多现代化完工的地方,文学已经没有激情了,没有想象力了。当代文学越看越多的是聪明气、市侩气、玩世不恭、见风使舵地向市场抛媚眼。而云南还保持着朴素、诚实、笨重和深厚,坚持着文学的古典理想。我们一直希望我们的写作能够建立起一种主体性,一种可以陈列于经典书架上的东西。这是1976年以来中国当代文学的理想,这个理想今天已经“被后现代”被调侃、解构、动摇、怀疑甚至被抛弃了,我欣慰的是云南作家依然天真地迷信着这个理想,并在这种伟大理想的动力驱使下写作。云南文学整体比较正常,默默地写,日复一日地写,甘于不为人知地写,与世界文学的普遍正常是一致的,具有一种古典风格。像我以及我周围的许多朋友,二十年如一日地写作的,在中国其他地方并不多见。

   在经历这么多年的全球化浪潮之后,今天的文学,无论是书写的意识,还是具体呈现出来的样态,好像跟过去的任何一个时期都不一样了。据你的观察,具体有哪些变化?写作的心境?对待文学的态度?它更多元化了吗?

    我以为,今天才是真正可以写作的时代。由于文学在那条熙熙攘攘的富起来的道路上毫无前途,在仕途上毫无前途。因此此前曾经充斥文坛的文学混混开始销声匿迹了。文学今天很寂寞,但也非常清静,这是写作的黄金时代。专业的,匠人式的打造汉语文学世界的活计就此可以开始。在更广阔的意义上,我认为,这是汉语写作最近一百年来获得的最深刻的现代性。文学在中国历史上,除了少数诗人外,它其实是一条通向仕途、改变人生际遇的终南捷径。市场经济的兴起使汉语文学有了一种真正的独立、纯粹的品格,这也是它被边缘化的内在原因。当代文学已经获得了一个自由主义的基础,多元在文学中已经是文学常识。上世纪盛行的唯我独尊,非此即彼已经声名狼藉。文学已经习惯用加法,我不担心文学的多元。相反,我担心的是由经典作品构成的是主体性的缺失。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