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漫游者啊内心悲伤!  

2009-12-18 08: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洛瓦底江之一角

 

己丑秋,大理旅次三首

 

1

秋天在大理国的旅舍歇脚

女儿说 天空很蓝  像白族人的土布

那布正在院子里晾着  缝成了裙子

2

水井旁  一树金桂花正放浪形骸

我睡得很深  梦见自己当国王的时代

3

这个黄昏点苍山被乌云拥戴为本主

为它披了灰色僧袍

原始的林子里  千杆欲森

秋天徘徊云下  光停在白鹤溪

鹰子在那不断崩塌又复原的

虚无之怀中攀爬着 体验色即是空

风偶尔翻出黑暗的一角

又密集  盖住  久久不肯离开

像是大教堂里即将倒塌的论坛

已无力改变万物的忠诚

看不见谁被时间和它的象掩饰着

逝者如斯  我已经不能肯定那一位

依旧是岩石或山峰

 

2009年9月5日星期六

 

吴哥窟女神

 

吴哥窟

1

巨大的岩石

搬运到平原上

为国家奠基

小块的玉

打磨于砂轮间

将要取悦夫人手腕

无论被改造成庸俗或尊贵

永恒是必然的

2

诸神现身了 

伸手去够 

却被岩石挡回

我们停止的地点女神亮齿微笑

灰石头内舞蹈团婉转启幕

玉臂升起如烟  莲花在开

3

诸神之脸在石头上微笑

幽暗

并不因随后月光皎洁而清晰

工匠们在喜悦中永远匿名

并不因创造神迹而自大

4

那石窟中储藏着一瓶

公元705年的黑暗

再没有打开过

亮于彼的乃我之心

没有储藏的处所

仓皇而过

5

匠人完成的只是开始

继续干下去的是造物主的雇员

雨季是一个小工

丛林扑来又退去

领取夏天的薪水

神像被苔藓涂抹成一个个大花脸

忍不住笑起来 永不复原

6

在岩石深处看着我们

诸神向往的是肤浅

六月的雨  每天的热

时间消灭形式 

界线终于模糊

谁是石头  谁曾超凡入圣

一条蛇把壳放在夜的掌上 

飘去

7

落日之原  纯金天空

吴哥窟盘腿而坐 

大道通向自己  又一次

光辉之袍从背上滑下

灰色袭来  诸神的面容

更旧  向原料靠近

 

2009年12月改定

 

 

 

 郎勃拉邦

 

湄公河印象

 

1

暴雨之后

湄公河越过八月边境

缅甸女人够着了洗头水

柬埔寨的鱼在飞

泰国的炎热终于垮掉

老挝的瓦缸和

越南庙宇中的钵也满了

2

一只金色的芒果

抱着月亮滚进热带丛林

睡觉的女人翻个身

向着梦里的男子

 

3

寺院建立的时间被忘记了

有人说是100年前

有人说还要更早

我问那些年轻的僧侣

他们都不知道

寺院的外面是湄公河

不知道上游发生了什么

这个夏天它一直在撒腿狂奔

4

落日厚此薄彼

泰国那边  高楼  汽车

其貌不扬  金光在闪烁

老挝一岸  草房 青山 

古代的天堂 老牛在发灰

寺院晚钟时 长沮  桀溺

偶而耕  有时枕锄  张望沧桑

后生在湄公河里划船 

都是小伙子 大姑娘

沐浴  梳头  撒网 

看不见的深处  波浪在激荡 

继续晴朗  此岸有个村姑或才女

明天将要告别家乡  嫁往彼岸

5

游客们背着旅行包 求知欲强

想知道寺庙内部  水田后边

湄公河都藏了些什么  为什么 

十万个  总是不着一字

摇头  沉默  土著好客 笑着 

法国人走了美国人来  湄公河

问道者焦灼  探险家失败 

为什么你不像叛徒那样开口招供

为什么不像你自己那样滔滔不绝

这是文明啊  字母说

这希望是一种绝望

古铜色皮肤的土著

澜沧江的鱼类之一

闪着乌黑的鳞

总是在深处

6

格瓦拉  格瓦拉

暴风雨为湄公河加冕

老虎的花纹被闪电撕下

戴在黑天空的额头 

它就像你  格瓦拉  格瓦拉

洪流拖着大地的席子狂奔

寺院里闯进穿黑衫的游击队 

波尔布特酩酊大醉

格瓦拉  格瓦拉  群众势不可挡

就要把国王拿下  吴哥窟一片漆黑

诸神躲进岩石  丛林随风倒戈

大象等待着跨下  格瓦拉 格瓦拉 

摧枯拉朽时  祖国的根比死亡更深 

另一场雨在纺车上沉睡

格瓦拉  格瓦拉   黎明时天晴啦

革命被母亲们织成一匹匹棉布 

集市上水光闪闪  赤脚者欢呼锦缎诞生

7

朗勃拉邦  从天而降 

大地天堂  莲花一座座

托起佛坛  诸神日夜学法 

寺院千年盛开  香火永不断

这家的后门是另一家的水井

棕榈树的帐外是芒果树的枕巾

故乡无恙  漫游者啊内心悲伤!

到处是解渴的水罐  没有围墙

光明在场  怀疑的心多么黑暗

有个年轻的农夫在河畔洗脚

踏浪而来的美人就爱上他了

戴斗笠的汉子朝云彩露齿一笑

要去南山取他的甘蔗  一阵雨

和尚打着伞从太阳里走出来

万物跟着蛙鸣  水淋淋 

湄公河啊日夜奔流 

朗勃拉邦永不更新

漫游者啊内心悲伤!

8

那一天大地正在生娃娃

B-52轰炸机来啦!

炸弹从蓝天落下 

湄公河亮着蓝眼睛

就像从前接待云彩和白鹭

以青山  丛林和水田接着

以湖泊之瓢接着 以渔船接着

以水井边的木桶接着

以少年的书包和母亲的怀接着

割草人以劳动之舞来迎接

一千只狗舔着阳光  以忠诚的舌头接着

供果和雨来自土地  也来自天空 

僧人闭目捧砵  黄色的袈裟随烟而散

9

稻米金黄  越南在天堂以南

稻米金黄  仙女们的旗袍在飘扬

稻米金黄  湄公河洋洋汤汤

稻米金黄  求婚的队伍浩浩荡荡

10

在遥远的沙耶武里 

背负自家的灰色房子

有头大象沿着13号公路走着

完整的巨石  它一生都住在里面

偶尔一扬鼻子 把夏天喷得倒退三步

天黑时它回到丛林加重夜色

公路重新荒凉 

11

世界太热  西装革履的旅游团汗流浃背 

一定要找到旅馆  一定要找到床位

星星下面  有个高棉人和他的狗睡着了

天空是他的被  大地是他的床

没占那么大  只是卷曲了街边的一小块

铺了一床草席  旁边停着他的轿车 

12

巨额积累于明月之夜 

有枚金戒指亮在湄公河的指尖

天空一座座伏下来  迈进象群 

 

2009年12月改定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