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美国诗抄——选自《只有大海苍茫如幕》  

2008-07-11 16: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波士顿

 

1

在芝加哥转机

我看见美国担心着搭错航班

或者丢失行旅

或者更倒霉

被意外地查出点什么

警察跪在地上翻弄着别人的细软

浓妆起皱的女士

坐在长椅上

握着个盛咖啡的纸杯

电视机里

血液沸腾的坦克车雄纠纠驶过伊拉克国

 

哈佛大学的小旅馆

餐厅在G1 

咖啡是黑的 饼干特别圆

客房里有大枕头和白浴缸

沐浴液的味道与哥本哈根一样

窗子外面的阳光是云南那种黄

有雁一行写在秋天

受会议的影响 乌鸦也喋喋不休

无人理会它的真理 慕尼黑女士用英语解释着

卡夫卡院士的墨水 洛阳教授用英语

讨论汉语的词根 全球的学者都在想

“分析哲学中的乔姆斯基与当代思维的语言核心

以及高雅时代的神学问题”

食用随便  度日如年

忽然啊 仙人吕德安从中国救我来了!

老乡见老乡

两眼泪汪汪

秋风吹渭水

落叶满长安

 

诗人阿发祖籍非洲

继承了酋长血统

河流 默默地说话

调节黑暗 改造阴影

为世界移植心灵

他是个爱笑的男人

待遇不公 只是个教授

好像在梦里见过

锻工房的黑铁匠

早晨起来练哑铃

工厂的女士们

夜夜睡不着

什么时候留洋了?

依然是座山

母亲和兄弟们的照片摆在办公桌上

都是南方土地的高大橡树啊

切成五寸一张的小薄片

权且象征象征了 

我们走吧 黑人大叔站起来

学院当场矮掉

 

欧文先生大腹便便

装着三部唐诗

像宇文所安一样不修边幅

我们在哈佛大学旁边的四川菜馆就坐

品尝了公爆肉丁和麻辣豆腐

又把水稻和茶叶吃下去

国籍渐渐模糊

晚来天欲雪

欲投人处宿

隔街问樵夫

 

前苏联摄影家

在波士顿办展览

前言包括大师肖像

沉思 忧郁 苦难状

人已流亡德国

叼着烟斗

站在别墅门前

镜头触目惊心

斯大林时代

尸体  集中营  饿莩

被铁链子锁住的大胡须疯子

伤痕累累已经遮掉了身体

喀秋莎的蓝眼睛跳出来

那么绝望地看着我

好像在企求帮她逃跑

伏尔加河被排挤到照片一角

有一点点模糊的白桦树影

远远地闪烁着

 

先锋派的展览

矿泉水免费供应

进去看一遍

出来时才喝了半瓶

哦  已经过去一年

展览的什么完全忘了

只记得剩下的半瓶

是在波士顿一座桥下喝完的

当时火车暴发于头顶

瓶中泛起微波

 

赤松子先生是一位美国隐士

昨天在波士顿的寒风街头告别

围巾飘扬如两条河分道扬镳 

今天又在纽约的地铁遇着

他说 缘分! 晃了晃手中的小书

那是他译成了英语的唐诗

寒山著

 

与评委马悦然同车

多少英雄梦魂牵饶的人啊

是个衣冠楚楚的银发老头

说着各种年轻的事 

那种老似乎是假扮的

他读过许多中国书  见解奇特

把我的书藏起来  离他远一点

再远一点  他不是正常的读者

还是海阔天空的好

谈起中国 谈起昆明的茶馆

教授对我故乡

知道得还挺多的

东拉西扯说到一只松鼠

总是在早晨跳上阳台

尾巴一扬就抢他的面包 笑了

手一垂变成爪子 比方着

就像那只松鼠的爷爷

 

 

密西西比河

 

年轻时代就知道密西西比

农民马克·吐温曾经扒开河床

令我着迷的大河啊

酋长的大女儿唱着船歌

英俊的奴隶是些舶来的神

就像我的祖先 也是厚嘴唇

如今站在密西西比河岸

人到中年  有些迷惘

大河停着  没有波浪

我承认  我并未历尽沧桑

只是皮肤日晒雨淋  更像黑人

 

得意人生  再怎么发紫也红不过这一品秋天

火红的森林  红如中国革命

红如金斯伯格的围巾

红如苏区  红如1968年的巴黎之血

红如毛泽东的梦  苍山如海  如血残阳

红鬃马高举红色的战旗 

驰过密西西比河畔的山冈

安静  凄凉  一只乌鸫已经疯狂

我热烈地想象  它热烈地歌唱

我习惯用红色意象比喻自然

啊秋天   这是你的本色

还是我已经色盲

 

仿佛敬畏秋天

额头高昂的密密西比河兽

伏了下来

我走到河床的黑笼子里

摸了摸它的脊

比怒江稍涩

这是我在美国期间

做的要事之一

 

大河睡着不动

树林里看不见印第安村

那些黑石头从前也不在这里

洪流来过

摆上书中没有提到的

带走了那个唱歌的黑人

 

艾略特说过河流

“棕色的大神”

在纽约一家银行过道

这一句的出纳令他行走如飞

 

白色的游艇停在河弯

有人在垂钓

我远远地望着

就像一条已经叛变的鱼

 

汽车不能直达河边

国家公园服从自然

步行穿过秋天之山谷

树林里暗藏着昨夜的雾

某件事才做了一半

另一件的源头已经暧昧

在河流露出鳞光的时候

我停下来

像一个厌倦了的石头

 

密西西比河近在咫尺

不是一首长诗

在树林撒完尿

捧起一泓刚流到手上的水

我喝掉它

就像圣经中的人物

 

2005-10月-2006-7月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