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郎勃拉邦的贾科梅蒂-----选自《相遇了几分…  

2008-02-02 10: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郎勃拉邦的贾科梅蒂

   

 

 

   去年秋天一个黄昏中,我在老挝国的古都郎勃拉邦独自行走。这个古都位于云南那边流下来的澜沧江边,到处是金色的寺院,寺院与平常人家的居处彼此贯通,我从一个寺院出来,就进入一户人家的前院,停着摩托,晾着衣服,老妈妈在阳台上纺线。在这家的院子里,可以看见寺院里金身佛像的背影。佛像并不供在神殿里,到处都有,与人非常亲近。出了这家的院子,经过两三处木结构的干栏建筑,又进入另一个寺院。经过和尚精舍的时候,我看到外面放着一把靠背椅,椅子上塑着一尊佛像。这个坐姿的佛像还没有成形,只是用泥胚糊了一个基本的人体结构,一看就知道那形状是属于佛的。泥巴桶和工具什么的摆在一边。那时候天色昏暗,在世界上,从青海的塔尔寺到太原附近的云岗,从青州的北魏佛像到西藏扎布伦寺院里的鎏金大佛,我顶礼膜拜过多少佛像啊,但这个还为成形的佛像,这团泥巴却令我无比感动。寺院黯淡,听不见人语,只有我独自面对这尊佛像,它还不一定就是佛像呢,它的造型里已经出现了这个方向,但它还不是,慈眉善目还没有出来,它只是在最基本的造型上令人想到了佛。它最终完全可以被塑成一个正在打坐的普通人。但基本的佛性已经存在着了,不可动摇了。有了这个基本的架构,其实它最后被完成为什么都可以,乞丐、妇女、小孩子、流氓、商人、工人阶级……它完全可以不必朝着佛像的普遍模式发展。它就是最终被塑成与佛像完全无关的普通人,不是供奉在寺庙里,而是和无数的工艺品一起放在市场里,我也可以认出它来。它已经具备一尊佛像最基本的东西,某种本质已经成立。看起来这个作者已经完全把握了佛像的基本结构,他只是随便地在空间里塑起来一个具备坐像的东西,还远远没有精雕细刻,佛已经来了。令我感动的是这个没有完成的东西却那样有力量地暗示了它将要完成的东西,这个未完成的东西比即将成型的东西更有量力地呈现了它最终是的东西。它还不是佛像,因此我对它没有面对金身佛像时的那种诚惶诚恐,它只是一团泥巴疙瘩,我伸出手捏了捏,还没有干透,但神性已经体现。完成的东西太多了,神反而出现在未完成的地方。我离去的时候,内心充满喜悦。黑暗中,一尊站立寺院走廊上的已经完成的神像的侧面被微弱的烛光照亮了一点点,它也在喜悦着。
   郎勃拉邦是个天堂般的地方,我曾经漫游过这里。这是我生命中的幸福。我过去一直不明白贾科梅蒂的那些青铜疙瘩是什么意思,是什么在产生力量。我记得多年前我从卢浮宫出来,刚刚看过罗丹的雕塑。太完美了,老实说,我有些疲倦。贾科梅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多年之后,在遥远的东南亚丛林,湄公河在炎热的月光下流过,我忽然想起了贾科梅蒂,我确信他就是那堆佛像泥胚的作者。
 

2005年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