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选自诗集《只有大海苍茫如幕》  

2007-11-09 06: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之夜

 

春天之夜有一个芽溜下树冠
它害怕夏日盛大的合唱 
提前变成幽灵  和空酒瓶们一道
躺在路边的积水坑里  自愿黯然
一粒高质量的钻石放弃孤独 
离开黑暗的大众 颁奖晚会启幕 
它终于在时尚频道里光彩夺目
成为某部长献给夫人的小戒指
地铁闪着光疾驰如发疯的蜈蚣
一个少女在穿过玄武岩的瞬间
突然成为矿工 打开了虚构的电脑
她写道  春天是一只敏感的沙眼
总是在起风时发作
诗歌被朗诵会强行配乐
弄得字里行间全是鸡皮疙瘩
开场十分钟后  唯一的诗人赤脚退席
抛弃了那些字正腔圆的小厮
有只懂事的狗跟着他来到外面
第一次  朝着剧院呕吐
我多喝了点酒 有些先觉先知
有些感伤 有些热
普遍的人群蜗居在棉被底下
像一阵春雨那样
我夹着伞 在黑暗里
飘过就要明媚起来的城市
无人知道我在回家

 

2004年

 

读伦勃兰晚年的一幅肖像有感


把画笔搁在卫生间的玻璃台上
继续没干完的活
洗澡 刮胡子 刷牙
剔干净昨天的缝
歪头看看当前的自己
堆积的颜料又松弛了一块
也发现了那个新来的疣 在左腮
夏天的某件事通过它实施了报复
回忆中只有蝴蝶飞过啊
怎么如此严重  牙齿更黄了 龙头漏水
一松手肥皂就色迷迷溜进了浴缸
弯腰时马蹄再次袭来  他骑过时代
直到自己被驯服  剃刀在握
却没有什么可以收割
大师都已秃顶
那道红色暗痕又怎么回事?
他者的谋杀却由自己的皮肉承担
镜子上这个老奸巨滑的男子总是想躲去
难道一切都是他干的?
抹开一脸的肥皂沫
他自己对自己说
我述说你所见


2006-7-7改


黄与白


白色是大面积的
其它颜色很少 黄色最少
只有一点痕迹
看起来好像是蒙混过关的走私货
不断地被擦掉
小学生也加入刷石灰的队伍
濒临绝种的野兽
它的长处不便提及
为了黄色的一分钟有人赴汤蹈火
有人斗争了一生
我记得许多黄色故事
从童年时代
我就喜欢听这个颜色的故事
鬼鬼祟祟的摇滚乐 
肉体的变形记
白色又是什么呢?
墙壁和造纸厂的统治者
无所不在的医院
在绝对的白色中
我不能思考白色
关于它的思想永远只是一片空白
总是空白 我必须把一点点黄色东西
暖色调的东西
弄到那冰冷的床单之上
才能产生记忆


2004年

 

喜悦

 

今夜神在天上
为它创造的夜喜悦着
漫长的雨季  好久没有高兴过了
它的心情是满天的星星
我在下面 被它的喜感染
像一个逃课在大地上瞎逛的小神
故乡灯火阑珊   郊区通向原野
我为经过路口的时候红灯恰好亮起而喜悦
为一些旧新闻在街心翻滚创造的纸舞而喜悦
为玻璃窗上残留的水珠而喜悦
为小杏从西藏定日的泥石流旁打来的清晰电话而喜悦
为十七世纪的诗人仓央佳措的一行诗在我的记忆里
黑夜中的列车窗那样一闪而喜悦
为正在橱窗里观察裙子的姑娘停下来瞪着我而喜悦
为环城西路突然停电
一百个烧烤摊和鲜花店齐声惊叫而喜悦
为穿过黑暗中的笑声时遇见1980年的同班女生而喜悦
为她的丈夫在一旁抱着的刚刚出炉的赤婴
“重八磅 , 已经一个月了。”
喜悦
揉了揉眼睛

 

2003年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