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奥运会之意义  

2007-08-08 1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会之意义

  

奥运会起源于希腊,奥运会体现的是西方文化精神。奥运会将世界运动视为竞争、比赛、优胜劣汰,肯定人定胜天。奥林匹克运动认为世界是向着“更X”的运动,不断地突破纪录,挑战极限。奥林匹克崇拜身体,挑战自然。这与基督教文化的世界观有关,基督教文化对大地不满,设计了更理想的世界蓝图,大地是人类的敌人,大地是不可信任的,人的终极之地是比大地更完美的天堂世界。奥林匹克运动是人类通向更X的天堂的阶梯。

奥运会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体育活动,说到底,它是西方文化的一个象征,而且在20世纪以来,这个象征其实已经不只是西方的地方性知识,而是世界性的。全世界都认同这种精神,奥运会精神已经成为世界精神的象征,如果某个民族拒绝这种世界精神,它将被无情淘汰于世界民族之林。

2008年奥运会在中国的召开,是中国现代历史的一个重要时刻。在我看来,它意味着中国自1840年以来,民族身体觉醒的一个胜利。身体其实是一种象征,不仅是体育意义上的身体,它其实意味着一个民族的“有”这个部分,经济活动、科学、技术、国防、体育、教育都属于身体。满清的衰落令中国重新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过去一个世纪的革命其实就是中国身体的解放与重建。

在中国,如果以阴阳思想来解释世界的话,那么阴可以理解为无,形而上的精神领域。无的表现形式是文化,文化就是中国的宗教。用法国年鉴派历史学家布罗代尔的话说,这是一个非经济的层面,或者说就是民族心灵、灵魂、精神的层面,它是以无用为用的。而阳可以视为“有”,有就是身体,属于社会的经济物质层面。大多数时候,它是可以量化,并直接换算为货币单位的。

唐是中国身体与精神世界最和谐饱满飞扬的时代。李白杜甫都是既有伟大精神又有行动能力的天才,他们具有希腊式的体质和行动能力,也掌握着宇宙精神的玄机。

  自宋以后,在理学的影响下,中国身体逐渐被遮蔽。文向着雅发展,唐那种飞扬灵动的精神生活与身体世界天人合一的文化逐渐式微。存天理,灭人欲。尚文而不重身体成为历史的趋势。其间,北方草原上的崇尚身体武力的民族文化也多次给文雅中国注入过活力,但对身体的遮蔽已经成为文化大趋势。天人合一的传统失去平衡,到清末,中国身体已经不堪一击。缠足其实是中国身体状况的一个最鲜明的象征。西方对中国的入侵之所以得逞,与中国身体的虚弱有关。尤其是在鸦片战争时代,中国身体可谓之文质彬彬,“质胜文则史”,丧失了创造、野性、繁殖的活力,于是西方有“东亚病夫”之讥。

  在我看来,最近一个世纪的中国种种,都是对身体的解放。其内在的历史趋势是重建中国身体的活力,革命乃是一个巨大的动力。

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中国的召开,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中国身体的解放,这使中国得以进入现代,并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奥运会比赛的不仅仅是体育,而是国家力量,国家民族在广义上的身体。奥运会意味着中国在身体上重新成为巨人。

但是,中国精神却处于困惑之中,作为无的表现,文在一个世纪中处于失语状态。身体的解放缺乏文的引领。五四以来的文化革命,使文在中国的地位降到最低点,这当然为身体的解放开辟了道路。在中国,文是作用于精神领域的,文具有宗教的作用。身体的张扬固然使中国强大,但民族文化的式微落后也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文革之后。

中国一直在困惑的是,如何既具有身体,而同时它又是具有心灵的。奥林匹克毕竟起源于希腊的身体而不是中国的身体,奥林匹克,对于中国,它是一个拿来。制定游戏规则的是希腊人,你加入这个游戏,你就必须遵守其规则。而对于希腊来说,奥林匹克不仅仅是身体,也是它的文化精神。中国传统的文在这种文化面前必然处于失语状态,因为中国的传统是文质彬彬。

文承担着为天地立心的重任,没有文的中国将是空虚的中国。如果一切价值都仅仅以有用与否,在经济层面衡量,那么中国的身体与精神生活将颠倒过来,再次失去平衡。身体的遮蔽令中国被外族侵凌,文的衰落也会令中国精神空虚。这种迹象今天已经被强烈地意识到,文化如果只是市场的附庸,它其实只是乞丐文化。

古代中国是文化领导生活。二十世纪,意识形态取代了文化的地位,但我们逐渐发现,意识形态其实无法领导生活。它可以领导政治,它无法领导生活。康熙作为中国最伟大的帝王之一,其盛世的一个基础是,他不仅仅是一个政治家,也是一个文人。

  奥运会追求的其实是非诗意的东西,是“有”,是力量、成绩、高低等等。这当然非常重要,我们已经吃够了一味追求“文雅”的大亏。我所担忧的是,奥运精神今天被运用于中国生活的一切方面。崇拜身体而缺乏精神的重量。在某些方面我们需要张扬在世界竞技场上的竞争力。但在某些方面,竞争却并非方向。例如,文从来不存在一个高低问题,各民族的文化自有其独特魅力,这是无法竞争也不能量化的。莎士比亚如何与汤显祖竞争,国画如何与油画竞争?文化的影响力,并不依靠竞争,竞争意味着共同的标准。而文化从来没有共同的标准,每个民族的文化只有自己在历史和时间中形成的内在标准。

更快更高更强,这是体育运动的口号,其实我发现,中国生活的一切方面似乎都越来越以这个口号来衡量。例如教育,完全是一场无休止的奥林匹克分数竞赛运动,心灵、灵魂之类的虚无方面已经被教育当局抛弃了。最近一百年来的中国历史,对文化的重要性缺乏必要的估计。

奥林匹克精神是好的,但它并非一切,我的意思是我们要尊重那些无法竞赛、也无法更高更强、无法统计成绩的那些方面,例如诗歌,自从人类第一首诗歌问世以来,它就一直原地踏步,与诸神同在,神从未进步。隐喻、象征,这是语言最古老的功能。第一个诗人如此创造语言,后生如我,也是如此创造语言。更快更高更强,并不是生活的意义之所在,它只是生活的手段,统治奥林匹克顶端其实不是奖杯,而是神灵、诗意这些看不见的部分。其实西方从来没有忘记,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为祭祀希腊奥林帕斯(Olympus)十二主神之一,众神之王宙斯而定期举行的。

 

 6/8/2007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