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似是而非的镜子  

2006-08-18 14: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是而非的镜子
             
  有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一家餐厅吃饭,那个餐厅四面墙都安装着镜子,我们可以彼此当着对方的面说话,同时也看着对方的后脑勺。我建议大家对着镜子里面各人看得见的人说话,结果我们彼此错位,你对着镜子里的人,但真实的那个人并不在镜子里面,你对着镜子这个方向根本看不见他。镜子令当时的现场产生了一种虚幻的感觉,空间扩大了许多,再喝点酒,真是搞不清楚你是在你自己身上,还是在镜子里面了。一朋友大醉,狂舞起来,周围镜子纷纷落地,空间恢复原状,小了许多。其实每个人只占地两只脚那么大的地皮,镜子让你感觉你扩大了无数,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你的,你存在于任何一个方向,你后面有一个你背对你,你前面有一个你看着你,你成为某个玄奥系统的统治核心,在镜子的包围里面,最实际本分的人也会形而上起来,虚幻起来。镜子创造了一个并不存在的迷宫,引导你进入你平时进不去的形而上世界,并且突出夸张你的地位,你自己成为形而上的核心。我曾经对着镜子端详自己,长久地端详,最后我越来越恐惧,我发现我越来越不能肯定谁是真实的我,我只是被诱惑,被那个唯一的我可以自己向着自己前进的方向所诱惑。镜子使我进入自我迷恋,进入自我的戏剧化中,我看着一个正在扮演我自己的人,跟着我一举一动,但后来,我越来越觉得是我跟着它在一举一动。我平时经常感觉到有某种东西在黑暗之中暗示着我,指点着我,我经常感觉到当我面对电脑写作的时候,它就站在我身后。这个神秘的幽灵现在现身于镜子中,它没有肉身,它是平面的,物质的,冰冷的,但它确实令我看见自己在哪里,没有镜子,我永远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但从镜子那个方向我也永远回不到我自己的这个有感觉的肉身。只有一拳粉碎了玻璃,我才可以回到我自己。但我看不见我自己的时候,我也不能自我肯定我就是我,我只是在对自我的无意识里面在着,我不能思考观察我自己,我对我自己的任何思考,都不能确证为是对我自己的思考。因为我的思考没有可以看见感知的对象,思考要有一个对象,罗丹的思想者必须有一个对象,他必须面对一个什么,某个东西必须在他的思考之外供他思考着。自己思考自己是无法证实的,你可以这么说,但你无法向你以外的世界证实,这是不可言说的。当你说出你的思考的时候,你已经有了一个对象,你是在对它说出你的思考,而不是你自己在思考。镜子为自己思考自己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幻觉,它虚拟了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思考对象,唯一的区别是,你永远不知道,当你对着镜子在思考的时候,镜子里面的那一个你是不是像镜子外面的这个你那样是有感觉的,也在思考着你的另一个血肉之躯。镜子令我们可以来到我们的外面,从自己的角度看着自己。镜子的出现是人类与他的自我分离的开始,人本来在世界中,与世界浑然一体,没有自我的,无我的,自我是看不见的,不能观察的,镜子使人来到了世界之外,世界成为一个对象,成为可以审视的对象。但这个对象并不是世界的真身,它只是一个化身,它的目的只是令你产生你自己可以看见你自己,你自己把你对象化的幻觉,那镜子里面的世界是不是世界本身,是不是你由此可以进入世界,镜子并不负责,它提供的只是一个幻像,一个虚拟。照镜子确实是非常迷人的,你忍不住要参照别人来修改自己,甚至自卑或者自恋,到达唯我独尊或者自我摧毁的地步。镜子令人不再混沌,聪明起来,它本身是智慧的产物,它提供了虚拟的真实,最真实的伪。镜子一碎,世界消失,没有观察的对象,也就没有了比较的标准,世界并没有消失,而是你正在其中,在着而已。
  近代西方对中国的种种影响,炮舰、图书馆、麦当劳等等,最终是使中国世界为自己树立起一面巨大的镜子,是中国自己把自己对象化,可以自我审视了。在这面西方文化晶体制造的镜子中,中国世界第一次看见了自己,这是一个现代人的动作,无论你是否愿意,我们都不再是古人。很难说这面镜子的是非,因为从此一切都似是而非了。顺着镜子的方向你肯定永远无法回到中国,但没有镜子,中国世界也无法知道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对于我这一代人来说,比较幸运的是,我们在世期间,镜子的建造已经大体完成。因此,我可以阅读了老子的“智慧出,有大伪”之后,又翻阅海得格尔“渴望知识,贪求知识,决不会导向思的洞察。好奇心总是自我意识极易蒙蔽的狂妄自大,它所依据的无非是一种自我杜撰的理智及其理性”。我在老子里面看见了海德格尔,又似乎在海德格尔中发现了老子,又想起文革时代流行的“知识越多越反动”,以及从子曰诗云到“知识就是力量”的迷信史,似是而非,但若有所悟。令中国照见自己的这面镜子并非玻璃做的,已经无法粉碎。重返混沌是不可能的了,令人担忧的只是,我们是否可以总是区别虚拟的自我和本来的自我,它们在我们身上各占多少?也许我们已经无法区别,我们是一个新的杂种?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