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记布达拉宫之一滴 第2部分  

2006-07-13 12: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达拉宫是世界上最缓慢的宫殿,我的意思不只是说它用了近1500年的时间才生长起来。每个人走向这座宫殿的速度也是非常缓慢的,你必须跟着当地人,低着头,一步一步地慢慢移动,它完全不适合于一天等一二十年的那类速度。这是一次庄严的登山活动,庄严永远是缓慢的,白色的山墙和道路,顺着山势向上,在远处看,还以为布达拉宫那些之字形的线条是某种装饰,其实就是顺着山逐渐向上的道路。世界渐渐沉下,当你抵达布宫入口的时候,大地已经敞开,白云像窗帘几乎垂到头顶了,但宫殿的主体才刚刚开始,等待你的是无数继续旋转上升的楼梯,而此时你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进入布达拉宫的方式完全不像你在电影里见过的那类宫殿,穿过德阳厦前的小广场,来到红宫的入口,入口是两部木梯,一部上一部下,现在一边是入一边是出,而过去,右边那个楼梯是专供达赖使用的。那木梯没有雕饰过,原木,被无数人如流水的手摩挲之后,花纹毕现,犹如玉石。后来我发现,所有楼梯的扶手都已经被摸成了玉。门票是100元一人,藏族人只收两元。理由很简单,你们是来参观博物馆,我们是来朝拜。内部仿佛巨大的洞穴,阴暗,方向不同的通道,走廊、梯子,空间疏密分布,依据感觉而不是逻辑,各式各样的历史、意念、必然性、偶然性、秘密、掌故创造摆设了各式各样的房间;有的房间安全、亲和、温暖,被格鲁派的黄色布匹包裹得慈祥温柔;有的房间深邃、威严,威猛的护法金刚怒目圆睁;有的房间幽深、静谧,仿佛亡故者依然活在房间某处,微笑着看着世间,令人后心发凉。许多高大的佛像安置在狭窄的空间中,你绝对只可以仰视,正面晦暗不清,而后面窗子上的布幔被风扬起时,忽然间阳光就把耀眼的翅膀伸进来。洞穴与殿堂合为一体,大殿与小殿彼此依存,辩不清方向,一个巨大的迷宫,犹如中国盒子,房间套着房间,就是在里面生活了一生的喇嘛,也无法穷究它的奥秘。黑暗深处藏匿着各式各样的光,像一个个批着羊毛氆氇、行踪不定,飘忽而来飘忽而逝的僧侣,在此时领你进入幽地,在彼时将你导向明处,在这个过道将你抛入黑暗之渊,在那个窗口让你登上光明之岸。光明在布达拉宫不是绝对的“亮化”,而是无数复杂缓慢的过渡状态,不确定的,旋转着,交替着。文物局的尼玛次仁先生说,目前布达拉不完全统计的房间有2500多个,而新的处所,地垄、仓库等还在不断地发现。若明若暗,忽然间光辉灿烂,世界灿烂如莲花升起,忽然阴郁森严,瞬间晦暗无明,没有什么可以一览无遗。形影模糊的柱子、墙壁,细看发现上面刻着精美生动的花纹、佛像。五万多平方米的壁画,全是无名作者的杰作。红色、黑色或者黄色……的布幔,红色、黄色、黑色……的墙壁,森林般的柱子,妙像庄严的佛,数以万计,在冥冥中微笑着,低垂眼帘,或高踞于莲花宝座之上,或排列于橱柜中,里三排外三排,坐着、卧着,出现在一切方向。或绘制于墙壁、皮子、布匹、这些杰作在精神最虔诚的高峰时代被绘制出来,最完美的想象和技艺,已经出神入化,之后要再达到几乎是不可能了。这不是一个珍宝陈列之所,不是一个参观对象,不是博物馆,一切都像过去时代那样放在原处,它们如此置放、存在着的目的不是供人参观,而是来自伟大的虔诚,是供人与神进行精神交流,是为了讨得诸神的欢喜。它们诞生于遥远的时代,最遥远的法王洞是1300年前的作品。但它们不是古董,它们继续活在当下,影响着世界的精神领域。布达拉整个就是一个活着的巨大珍宝。无数依然在呼吸的文物,而且它也许是世界上唯一的可以抚摩并通过抚摩和言语来与人们交流的宫殿。昔日,香客们进入布达拉,不只是战战兢兢的顶礼膜拜,他们抚摩它,碰它,用手,用身体,用头部,不断地涂抹添加着酥油……并对它说话,大殿里充满着各自口音各种方言的低语,这是一个活着的宫殿,生长着无数的神经,可以感应到世间的一切。无数的珠宝、黄金、银子、门框、门上的铜饰、门坎、各种各样器皿的边沿、扶手、佛座的基部……只要是人可以触及之处,无不被抚摩出花纹、光泽,这种抚摩犹如巨大的地质运动,如河流,在黑暗中把巨石磨砺成美玉黄金。就是那一根根圆木的楼梯扶手,也已经在流水般的摩挲中脱离了普遍的森林,升华为木中之玉。那些被踩塌下陷的门槛已经成为作品,那些数不清的质量最好的黄金、银子、珍珠、柱子、丝绸、绿松石、翡翠、蒲团、氆氇、经幡、云母石、蓝宝石、琉璃、猫眼石、水晶石、钻石、珊瑚、琥珀、青金石、红宝石……在日以继夜的香火、酥油和颂经之声的熏陶中,已经得道成仙。置身其内,转来转去,你迷失了世界的方向,在密集的虚空中,陷入意识的迷狂,忽然看见一个巨大的窗子,守护佛殿的喇嘛正在窗子下闭目捻动着一串佛珠,窗子下面是白色的拉萨平原,人和汽车小得像沙子。你看见了方向,但离开窗子,你又再次迷失。就是今日,博物馆的概念影响了布达拉宫,许多地方不能抚摩了,但人们依然在可能的地方继续抚摩它,很难想象有人会向卢浮宫最伟大的绘画敬献酥油。但在布达拉宫,人与宫殿之间并没有界限,守护文物的喇嘛在价值连城的佛像前面喂猫、吃饭、磕头。而本地的香客可以进到一般参观者不能进去的佛龛前,近距离地膜拜,并抚摩。尼玛次仁先生告诉我,目前有150多人管理这个宫殿,其中八十位喇嘛负责香火、佛堂的日常管理,50名工作人员负责维修保养事宜。其它人员是行政人员、研究人员、保安等。
  “外面看是险峻山崖,里面看是黄金珠宝”。(摘自《西藏通史》)当我问到布达拉宫有多少文物的时候,尼玛次仁先生迟疑了一下,他说这是保密的。他只告诉我,布达拉宫的珍宝一是来自历史上西藏的积累;二是信徒们的捐赠;三是历代中央政府的赐赠。 布达拉宫并不是我们所谓的文物,一切都是旧的,古老的、一切都已经价值连城,但并没有过去,成为历史,成为考古研究的标本,一切依然活着,在现场与世界精神发生着交流。
1747年总理卫藏事物的多罗郡王颇罗鼎去世,他的儿子珠尔墨特那木扎勒继任,管理西藏地方政权,他所做的大事之一是完成了他父亲颇罗鼎时代开始进行的曼唐风格的佛陀百业如意宝树卷轴画和八十幅宗喀巴生平卷轴画,献给了达赖六世。公元1642年,达赖五世为了建立与清朝的联系,任命赛欣曲结为使者,前往沈阳,第二年才抵达。使命完成后,清太宗命赛欣曲结带回给达赖五世等的书信和赐予的礼品,计有:金碗一、银盆二、银茶筒三、玛瑙杯一、水晶杯二、玉杯六、玉壶一、镀金甲二、玲珑撒袋二、雕鞍二、金镶玉带一、镀金银带一、玲珑刀二、锦缎四。公元1795年,乾隆皇帝登基60年的时候,赏赐八世达赖“哈达一条,无量寿佛像一尊,珍珠念珠一串,如意玉柄一把,丝袋三条、白银三万两”。此类的赏赐不计其数。在则杰拉康——无量寿佛殿内有16尊来自清朝的罗汉檀香木雕刻的罗汉像,是我见过的最精美的罗汉木雕,我前后进去观看了三次。在土旺拉康——释迦能忍殿内的东侧的经书架上,存放着《甘珠尔》,就是释迦牟尼全集,共115部,被古代许多杰出的高僧大德翻译成藏文,在17世纪的中叶誊录在蓝锭纸上,用金子熬成的汁液书写而成。八世达赖江白嘉措的灵塔表面镶嵌着上千颗金刚钻、红宝石、绿松石、明珠等天然宝石,它们都是宝石中的宝石,这些宝石在遥远的年代从大地深处取出来,途径高山大河,穿越土匪强盗和无数贪婪者的森林,每一颗都有它如何脱离黑暗辗转来到布达拉宫的传奇故事,只是已经无人知晓了。宗喀巴"罗桑扎巴创立了藏传格鲁教派,他是14世纪西藏类似德国宗教改革领袖马丁"路德那样的宗教领袖,他一生漫游西藏青海大地,四处传教。“上师从太阳升上山巅之时起到蔡寺卫林佛殿的金顶尖照到阳光之间的这么一段时间,就能把箭杆那么长的每页九行的四页经文准确地牢记心中”,二十那年的秋天,他在朋友和同学的劝说下,答应返回故乡一次,走到墨竹拉垅地方的时候,忽然下了永不回家的决心,把依恋母亲等看成是世间轮回的铁链,应当断绝,没有回故乡。53岁的时候,他创立了拉萨祈愿大法会,是他的四大功业之一。在他的时代,僧侣们戒律松弛,生活放荡,他以噶当派的教义为立说之本,结合自己的独立思考,进行改革,倡导不分密显都要恪守戒律,建立了格鲁派的体系。格鲁派成为藏传佛教影响最大的一派,宗喀巴"罗桑扎巴的银鎏金质像放在朗仁拉康—菩提道次第殿,左右排列着68位大智大慧的上师。曲杰竹普—法王洞是布达拉宫的根,一切都是从这里成长起来的,1300年前塑就的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尼泊尔赤尊公主等的泥塑座像是布达拉宫无数神像中最写实的一组,使这些千年前的传奇人物看起来非常可信平易近人。
  达赖五世的灵塔“世界—庄严金塔”用119282两黄金打造而成。该塔的塔门下有台阶,第四级台阶上安放着一颗明珠,这个珠子生成于印度一头大象的脑髓。13世纪的时候,它被印度一僧人献给萨迦王朝的八思巴,后来又被萨迦王朝的高僧贡献给五世达赖。五世达赖圆寂于1682年,他在病重之前留下遗嘱,对他圆寂之事要暂时保密,事无巨细,难于决断时,要在吉祥天母的像前占卜。摄政王第悉"桑结嘉措等在吉祥天母的像前占卜,把四种主张写于纸头,揉进糌巴团,请吉祥天母示意,结果藏有保密到迎请完转世灵童的糌巴团掉了下来。这一保密竟然达12年之久。摄政王等只好对外声言达赖喇嘛一直在严格闭关修行。遇到达赖必须予以接见的时候,便令长相与达赖相似的布达拉宫的郎杰扎仓的僧头瞿热出面。假扮达赖的瞿热整年不得出来见人,忍不住的时候大叫,“我没有做什么该关监狱的事情,我要出去”,第悉"桑结嘉措只能好言相劝。直到1696年才宣布达赖圆寂的消息。红宫在三年前就已经建好,人们并不知道建造它是为了安放达赖五世的灵塔。“世界—庄严金塔”一俟造成,即成为灵地,1705年一月,六世达赖、吉雪第巴、拉木降神人、色拉、哲蚌寺的堪布、政府要员、班禅大师的代表、蒙古施诸位主等曾经在“世界—庄严金塔”前聚会,决议重大的人事变动,主持修建红宫和“世界—庄严金塔”摄政王第悉"桑结嘉措在这次聚议中被免去了第悉的职位。灵塔内的灵物至今原封未动。里面藏着不为人知的稀世珍宝。可以窥见一斑的是,达赖五世在自传中说,固始汗丹珍法王曾经把八思巴大师用过的玛瑙法铃赠送给他,这个宝物蒙古人叫做“百介”(高兴得仰面倒下的意思),价值与藏地十三万户相仿,曾经在乃东首领之手,后来又落入仁蚌巴之手,最后被固始汗丹珍法王得到,又献给了达赖五世,可以肯定这个宝物依然放在达赖五世“世界—庄严金塔”的金塔里。
  布达拉的镇宫之宝是供奉在帕巴拉康——圣观音殿内的阿雅洛格夏热(圣观音自在)像。据说这个观音塑像是在檀香木中自然生成的。公元七世纪时,松赞干布修建布达拉宫,“心自思维,我于此有雪边地,利益众生,应当修建一本尊佛像”,才立念,刹那间,眉宇间一光闪出,已经化身为一比丘(和尚),名阿噶纳嘛底西纳,在大地上漫游,一日,印度和尼泊尔之间的一片大森林中发现了一棵放射着光芒的旃檀树,比丘就知道本尊“将由此出”。比丘用斧子砍开树,树芯忽然说话,“缓徐割之”。割开后从里面取出四尊天然佛像。其一圣嘉玛里供奉于尼婆罗(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其二圣乌岗供奉于天竺与尼婆罗交界处,其三圣喔迪供奉于济冲(今西藏的吉隆县)。其四阿雅洛格夏热(圣观音自在)说,“我将往西藏有雪域邦内,为藏王松藏干布本尊”,于是迎请到拉萨,供奉于布达拉宫的帕巴拉康。布达拉宫大部分建筑在战乱中被摧毁之后的漫长世纪里,阿雅洛格夏热也遭遇多次磨难。战乱期间,阿雅洛格夏热被转移到拉萨的帕邦喀寺安放多年,又被蔡巴"门郎多杰迎回布达拉宫。公元17世纪初,阿雅洛格夏热又流落青海,当布达拉宫重建奠基之时,它被蒙古王妃贝姆达赖贡吉重金赎回,献给五世达赖。正好在举行净地仪轨之际送到,“正是不谋而合,天赐机缘,吉祥圆满”(《五世达赖喇嘛的自传》)。“藏历四月初一上午,举行净地仪轨,僧众列队迎接……拉萨四乡男女老少盛装,僧俗人等各持伞盖、法幢、旗幡、花束、神肴、熏香、各种乐器等供品,以我(达赖五世)和固始汗为首,带大队蒙藏骑兵随后护送将这尊殊胜无比的自在观音像重新送回布达拉宫”。(《五世达赖喇嘛自传》)1720年,阿雅洛格夏热再次遭难,准噶尔军占据西藏,烧杀掠掳,康熙大敌派军讨伐,准噶尔军闻风而逃,逃窜之际,他们窃掠了帕巴拉康的阿雅洛格夏热,这是阿雅洛格夏热再次离开布达拉。在逃往阿里的途中,窃贼被阿里的藏官康济鼎"索朗杰波设计骗进营帐,营帐倒塌,窃贼被抓获,阿雅洛格夏热重新找回。为此,大功臣康济鼎被康熙皇帝封给“贝子”的名号,委以噶伦(西藏地方政府的官员)之职。此后,阿雅洛格夏热终于结束了尤利西斯式的流浪,回到了布达拉宫。阿雅洛格夏热被视为法力无边,历史上经常在这里举行金瓶掣签。九世、十世、十一世达赖的转世灵童都是在这里举行金瓶掣签的。在布达拉宫的无数珍宝中,就像卢浮宫的蒙娜丽莎那样,阿雅洛格夏总是被前来朝拜的人群簇拥着,到了常年水泄不通的地步。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布达拉宫的一个另类,从五世达赖开始建造灵塔起,以后圆寂的历代达赖在布达拉宫都有自己的灵塔,惟独六世达赖没有。他本应该转世为一个诗人,却转世为达赖。他是这一类诗歌的作者:“我去高僧大德的面前/求他指引光明之路/但心就是收不住啊/一转身又回情人那里去了”。他的情歌隐含着道心,几百年来一直在藏区流传,还有许多伪托之作,人们相信,那些杰出的爱情诗篇,其作者一定是仓央嘉措,他是在佛殿之外得道的活佛。在一首诗里,他说他经曾经从布达拉宫的后门溜出去与姑娘约会,回来的时候忘记掩盖留在白雪上的脚印,被发现了。仓央嘉措的一生只留下一些传说,那是关于一位多情的诗人的传说,而不是关于一位达赖的传说。布达拉宫没有他的灵塔,只有他的一具银子打造的少年身像和一个寝宫。那寝宫叫做“不灭具乐殿”,幽深阴郁,床榻旁边有许多神佛像,经幡。一个大窗子向着拉萨,日光流年,大地闪着洁白的光辉,但房间是昏明的,看守房间的喇嘛在默默地为银香炉中的酥油扒开一条小河,扶正灯芯。仓央嘉措后来被怀疑不是真正的灵童,逐出布达拉宫,不知所终,只有他的诗歌继续在大地上活着,那就是他的永恒不灭的灵塔。
  布达拉宫乃是大地之物所造。从冈布隆、底夺、堆巴、拉隆、底热等地采来石头以及各种金、银、铁等矿石,从帕岗绷取粉刷红宫的红土,从查叶巴取平地的阿嘎土,从尺布取片石,从宗堡东面的农田取填压地基的土,从岗雍采集花岗石,从工布及交热的森林采集木材……然后,手工打造这宫殿。打造宫殿的基本手艺到现在也没有失传,维修布达拉宫人们依然采用最古老的方式,因此,我看见了1645年宫殿建造之际的某些场景,人们正在维修布达拉宫金顶的某个部分,用阿嘎土铺平屋顶,阿嘎土是一种风化石,西藏建筑的地坪、屋顶大多是用阿嘎土造成的,这种石头一夯就酥化,加入水不断的夯就逐渐变得比水泥还坚硬。大约100多姑娘和小伙子站布达拉宫屋顶的一脚上,排成两组,每人拿着一个有长木把子的夯子,唱着夯歌,一边夯地一边前进,前进时地面震荡,旋即夯平,反复进行。一组夯地的时候,另一组休息。夯地时高吭夯歌,夯歌使大家动作协调,也减轻疲劳。依据劳动内容的变化,夯歌也不同,有轻轻自打夯歌、中间力大夯歌、边打歌、前进后退歌,起浆歌等,形式有对歌、清唱、庆歌、数歌等。如果不知道是在夯地,你肯定以为这是一个集体的歌舞。布达拉宫可以说是在歌谣中建造起来的,在西藏,歌谣依然像人类童年时代那样,是劳动的一部分,人们在劳动的时候总是有歌谣相伴。夯地的民工中有几个姑娘来自山南,当我们走下布达拉宫的时候,她们忽然飘出宫殿,从后面包围了我们,这些仓央嘉措的同乡,大胆热情,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们已经两人一个地用结实的手臂把我们搂住了。大笑,然后成为朋友,姑娘们在布达拉的顶上修补屋顶,工作一天可以挣30元,但工作并不是每天都有。春天的时候由村里的小伙子开着手扶拖拉机把她们从山南送到拉萨打工,冬天再把她们接回去。姑娘们在布宫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集体住在一起,已经来到拉萨打工两年,从来不生病。后来我们一起进入藏式的小餐馆吃饭,在漆黑的馆子里听她们唱各种各样的歌,然后告别,姑娘们在宫墙下转经的人流中消失了。就像一阵好风,一个白日的梦。我相信她们的祖先中也有人在布达拉宫干过活。
  布达拉宫的外观看起来就像巨大的堡垒,它属于西藏传统的宫堡式建筑。在松赞干布以前的时代,诸王彼此割据混战,因此堡垒式的可以防御的建筑盛行。在西藏,垒石为室的技术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布达拉宫是这种垒石宫堡式建筑风格的杰作,事实上布达拉宫四周就有四个可以御敌的大碉堡。宫墙的基础部分宽12米,越往上越来越窄,收分式,到最高处已经不到一米,像宝剑之锋,锥角非常锋利,据说,一头羊顺着这个墙角滑下去,就被划成两半。宫墙全部用花岗石砌筑,据说墙体里灌了生铁汁。布达拉宫外部固若金汤,内部是一个活体建筑,无数木料和石头,一座森林和一座大山撑起了它。没有一根钉子,全部是榫铆结构,所有木结构都可以拆换而不影响主体结构。例如拆换二层的梁,不会影响到三层。24小时在不停地运动磨合,以柔克刚,在大自然的变化中,不断地调整着与各个季节的关系。尼玛次仁先生说,在秋天大风起兮的时候,如果抱着宫中的柱子,可以感觉到布达拉宫在轻轻飘摇,犹如大树。如此高大的建筑,粉刷相当困难,人们把配置好的颜料从高处往下流淌下来,低处则是泼洒。藏历的9月22日是降佛节,这一日到来之前必须把布达拉宫粉刷一次,因为这一天佛祖要率领众神降临人间,要把人间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诸神来了不想再回去。这一天,人们很早就要起床,睡懒觉的人在神看来就是尸体。说,哦,这里有一个尸体,哪里有一个尸体。
  布达拉宫体现了佛教思想中的曼荼罗形式。曼荼罗是梵语Mandala的音译,有“坛”、“坛场”、“坛城”、“轮圆具足”、“聚集”等含义,曼荼罗起源自古代印度,它是某种想象中的宇宙模型。这个模型的具体形式就是坛城,在密法、密乘的事相运用中,筑起一方或圆的土坛,将观修之诸天诸尊,如法安置其中,此为曼荼罗之基本相体。千年以来,许多研究宗教的学者,都企图解读曼荼罗的奥秘。因此,形成了许多说法。瑞士的研究者,心理学家卡批;尔"古斯塔夫"荣格认为曼荼罗是一种象征,是走向中心的心理过程的自我复现现象,是朝向新的人格中心产生的过程。该概念可以由圆状、方状或四位状的东西象征性的复现出来。通过对四这个数和其倍数的对称拜访,象征性的复现。布达拉宫正是一个界于圆与方之间的建筑,模仿着佛教密宗的须弥山坛城,众殿堂、灵塔旋转上升。西大殿是布达拉宫的核心,中央的八根柱子代表须弥山四面较低的木梁。分别途以绿松石、红珊瑚、黄金、白珍珠四色象征着四大部洲、东西南北的宇宙格局。乾隆皇帝为此殿题写了“涌莲初地”的巨匾,“最初涌出莲花的地方”,如此次第环绕,形成一个巨大的道场。布达拉宫无不暗示着“转”“轮回”的思想,轮回在佛教就是车轮回旋不停,众生在三界六道的生死世界循环不已。“转”、“轮回”在布达拉宫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一个在过程中体验的到行为。人在其内部获得的是一种进入复杂丰富的宇宙,呈现于过程中的,“转”“轮回”的心理体验。最感性的建筑,却高踞于最形而上的精神之域。也许你并不能因此转识成智,但你可以体验到转,而这种转不只是宗教的,也是历史的、艺术的。对于信徒,布达拉宫是一个可以转识成智的道场,对普通人,在这种迷宫般的转中会得到熏陶。布达拉宫是一个没有终结之点的建筑,当你穿越黑暗与光明交替的迷宫,来到金顶,那里是一个巨大的平台,金顶并没有高耸入云,而是敦实地安放在平台上,在布达拉宫的最高处,你感觉仿佛重新回到了大地之上。
  无数的宫殿死去了,成为废墟,或者成为博物馆,丧失了生命力。而布达拉宫继续活着,作为某种精神生活的载体,屹立于世界最高原,活在过去与未来之中,一千年对于它来说微不足道,这伟大者其实已经超越了时间,它是没有时间的。

2006年5月30日星期二在昆明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