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棕皮手记六段  

2006-04-27 08: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我真是什么都敢讲啊。他的意思是某某某没有说过的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其实在现实中,人们根本不把某某某说过什么当回事,只是一旦这个某某某是印刷体的,他就舌头发麻,不听使唤了。说吧,不要害怕肤浅、混乱、不要担心自相矛盾、不要害怕错误、不要害怕愚蠢。我和牟森当年搞话剧的时候,他经常喜欢说,我们在演没有错误的戏剧。我深以为然。事实上许多观众认为我们是在演愚蠢丑陋的戏剧。正确的诗歌、正确的话是什么,一个诗人需要知道吗?这正是说话的本质。说的都对了,那不是考卷么。知识分子写作,严格地讲,就是考生的写作。
  
   *这时代的文人已经卑微委琐到这种地步,他们总认为得靠着什么,靠惯了。以为这时代中就没有什么也不靠的人了。因此他们错误地以为,诗人要出头就要靠。靠刊物、靠哥们、靠在大学写文学史、靠商人、靠出国、获奖、靠翻译成英语、靠国家、靠领导同志开恩……于是文人们自己在靠的时候,也要争取成为被靠者。成了被靠者,再也不写了,就对写的人说“我待你不薄啊”。真是敢讲啊,难道是皇帝先生对李青莲不薄么?是蓝登书屋对海明威不薄么?是哥伦比亚大学对金斯堡不薄么?每个时代的庸人都可以这么想,也真的就是这么回事,诗人无权无势,只有靠他们“待他不薄”了。但我认为,其实诗人内心想的恰恰相反——是皇帝靠了李白,是蓝登书屋靠了海明威,是哥伦比亚大学靠了金斯堡!这时代的小文人永远不会知道,真正的诗人是要写到死的,他不仅不靠,还要这时代低下头来,向他的作品致敬。
  
   *诗歌网站可以看成是一个诗人们学习民主的过程。但是我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的匿名者。可怕的是某些匿名者可能正是那些自称你的朋友的人们,他们的心思是,既可以以真名保持友谊和由此存贮的资源,包括掌握你的把柄。又可以通过匿名来揭发、检举、甚至捏造。在你声名狼藉之际,加深友谊。真是一举两得。

  *诗是存在之舌,存在之舌缺席的时代是黑暗的时代。诗是无用的,任何企图利用诗歌的时代,我们最终都发现,它正是诗歌的敌人。但如果一个时代将诗人视为多余无用之辈,那么这时代也同样是一个地狱。
 
  *上帝死了,据说。但我知道诗人活着。作为人类的一员,诗人在我们中间。如果诗人也死了,那才是真正是世界的末日。
 
  *我的诗一直被“高雅的诗歌美学”视为非诗。我一意孤行,从未对我的写作立场稍事修正。我以为,应该是时代向诗人脱帽致敬,而不是相反。应该是时代和它的美学向诗歌妥协,而不是相反。――这正是我尊重和崇拜诗歌的原因,在任何方面,我都可能是一个容易媚俗或妥协的人,惟有诗歌,令我的舌头成为我生命中唯一不妥协的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