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暗盒笔记: 巴黎 2004  

2006-04-19 14: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  2004
    巴黎有无数的剧院和电影院,以至于你在巴黎城区住店的话,附近没有剧院或者电影院是不可能的。在左岸就更多了,我住的旅馆外面的就是著名奥狄翁剧院,往塞纳河那个方向走十多分钟,就可以到米歇尔广场,在这个广场旁边有一个世界著名的小剧院,小木箱剧院,从1957年开始,这个剧院每晚都轮流上演尤奈斯库的《秃头歌女》和《一课》。有些像中国旧时的戏院,总是演那几个本子。7欧元一张票。这个剧院确实是个小木箱,里面只可以容纳二三十个人,舞台很小,中间放两把高背椅子和一张桌子,后面是红色的幕布,乍一看,还以为是走进了中国民间草台班子搭的小剧场。天天固定地演这两场戏,大约要麻木了吧?但演员依旧演得很投入,掌声大响。我看的是《一课》,内容是抨击教育的暴力。一直都是两个演员坐在台上唇枪舌剑。尤奈斯库的东西总是令人想到中国戏剧,小剧场其实在中国最流行,过去许多村庄都有,那些剧场是属于一个村庄的,甚至私人家里也有剧场。鲁迅在《社戏》里面也描写过。这涉及到对戏剧的理解,戏剧是教育、生活的再现还是娱乐?在中国,娱教于乐。戏剧有很大的乐的因素,因此,一出戏可以百看不厌,百演不衰。演上几百年都可以,唱腔、身手可以不同,本子就是那一本,那出戏说的什么,完全不知道了,但一个段子可以无穷地听,看、玩味。戏剧已经不是教,只是乐了。尤奈斯库非常清楚西方戏剧传统,教得累。看什么戏都要集中精力,注意情节,否则看不懂。中国戏剧不是,可以看一段不看一段,听一出不听一出,听得什么不知道,高兴就得。所以尤奈斯库试图把戏剧搞的更接近人一些,降低舞台,残酷戏剧甚至取消了舞台。但《一课》、《秃头歌女》这样的东西,教育观众的本质还是一样,形式很先锋,用新的主义(存在主义而不是本质主义)来认识世界、教育观众还是一样的。看一遍就可以了,思考一下,也就知道说的是教育的残忍、人生的荒谬,看第二遍那是受罪。因此它也只适合在游客如流的地方这么演,大家看一次,就走掉了,演了50年,是因为在巴黎旅游热点上的缘故。云南大理州的周城是个大村子,村口的大榕树下面有个古戏台,几百年总是唱那几出戏。如果天天演《一课》、《秃头歌女》,恐怕要闹鬼。后来提倡新戏剧,旧戏不准演,戏台就荒废了,因为新戏剧一台只能演一场,第二场就没有人看了,而新戏剧又整不出一年360台来,得了!有一年我从乡村路经过一个又一个村庄,发现那些古戏台都空无一人,被当作打谷场,因为城里的“送戏下乡”一年只有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