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堅

 
 
 

日志

 
 

从李煜说到低碳 关于未来答南方…  

2010-01-18 07: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李煜说到低碳

 

               

 

      前几日读宋人蔡绦的《西清诗话》云:“南唐后主(李煜),围城中作长短句,未就而城破:‘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曲栏金箔,惆怅卷金泥。门巷寂寥人去后,望残烟草低迷。’不只李煜如此镇静,就是宫廷乐队也一样,“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李煜)为什么能够如此镇静,我以为倒还不只是后主们对诗的沉溺、迷狂,也是对“国破山河在”的信赖。城破了,国亡了,但“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一江春水,继续东流。诗还会继续写下去,“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在我们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一般来说,“国破”的事情越来越少可能了,或者说“国破”的事情恐怕只是发生在银行的账本上,例如去年世界经济危机中冰岛国的“破产”。国破不可怕,大家可以在账本上调剂一下,共渡难关。最可怕的是“球破”。最近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讨论的就是“球破”问题。

     李煜的镇静来自“国破山河在”,诗还是可以继续的,所以后来成了亡国之君,又写了“帘外雨潺潺 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间 《浪淘沙》千古绝唱,一直传到现在。但现在,《浪淘沙》恐怕真的要成绝唱了。哥本哈根,群雄大会,一国未破,但山河已经危在旦夕。气候变化,就是老天出问题了,天怎么可以出问题呢,天经地义、天长地久的天怎么可以出问题?可是,我们一日日发现, “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还有五更寒么?气候之一年年变暖,我们恐怕是越来越深刻地体会着了。有一年我在滇西北高原上的香格里拉,明永恰冰川下夜宿,整夜听着冰雪融化碎裂垮台之声,那真是在听地球的末日到来。“帘外雨潺潺”的那种雨也成了酸雨。李煜,当兵临城下之际,依然写诗。因为他对“山河在”没有危机感,对永恒没有危机感,对地天经地义没有危机感。“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他知道,这位诗歌皇帝在陵墓里等着。

    我们没有被宋朝大军灭国的危险,但却面对比李煜更可怕的局面,诗很难再写下去了。季节都要消失了,还有什么“春意将阑”呢?更可怕的是,李煜们的语词世界,将没有对应的经验世界。尤其严重的是汉语,“见龙在田,天下文明《易·乾》“天下文明者,阳气在田,始生万物,故天下有文章而光明也。” (孔颖达)大块假我以文章(李白)汉语这种道法自然的语言,失去了自然,将不知所云。城市化不仅大幅度增加了二氧化碳的排放,更严重的是它消灭了李煜诗歌中的自然世界(南唐是历史,但“雨潺潺 春意阑珊”不能成为历史),现在中学生读《浪淘沙》,背多少遍都记不住,因为已经不存在诗歌中的那种诗意世界了。“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可怕还不是城管对卖花姑娘们的围剿,而是:春天,没有杏花。

    哥本哈根大会,表面讨论的是低碳问题,其实在我看来,根子还是文明的方向问题。李煜诗歌中的世界,那种使诗人兵临城下依然继续写诗的文明真的就那么次,那么一无可取,只有全面“维新”一途么?我想,当崛起的中国终于摆脱了那个腐朽没落的“低碳中国”,在哥本哈根拍案而起的时候,“高碳”的西方恐怕要后悔1840年将炮舰驶向广州湾的轻举妄动。清人钮琇曾经说:“予既喜身亲古人未言之见闻,复重慨夫文明之璞一旦割裂而出,天地真蕴,山川元气,渐至竭耗。《觚賸·石言》”。西方的“竭耗文明”在二十世纪有所悔悟,出来了海德格尔这样的人物,开始讲“诗意的栖居”,出来了“垮掉的一代”,“垮掉的一代”决不是时髦,说通俗些,就是歌颂低碳世界。可是,难道世界历史上还有过比李煜的世界更诗意、更低碳而又文明灿烂的么?郁郁乎文哉!为什么中国文明如此重视文明而不是“碳明”?中国文明为什么崇尚“道法自然”,而不是“更牛B”,难道仅仅是因为落后腐朽愚昧么?皇帝李煜的“诗意栖居”,甚至国破家亡也不能动摇,所以这位国家领导人永远不会成为哥本哈根大会上的一员。李煜的深意在于,国可以破,但山河不能破,如果山河破了,国又什么意思呢?语言、历史、信仰、制度、主义、意识形态、货币、权力……又有什么意思呢?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天地出了问题,君子们将惶惶不可终日,德再厚也是白搭!哥本哈根大会,全世界的政要都去了,完全不同的国家代表终于必须坐在一起,讨论最根本的人类命运问题,不是讨论战国七雄的问题,不是讨论塞尔维亚、伊拉克的问题,是讨论人类命运问题。也许碍于各国的文明传统,他们谁也不好意思承认他们在讨论的是文明的总方向问题,他们也许永远不想在这个方面达成一致。但是,文明不只是印刷在各种语言不同的书本上,文明,明的就是存在。存在说到底,那就是必须“国破山河在”!中国伟大的哲人庄子说,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哥本哈根会议是否意识到,大块出了问题,大块不善生死了!人类从此生死未卜。

    低碳,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隐喻。意思就是,如果大块不能再假我以文章,那么做任何文章都是白做。

 

                            2009年12月24日星期四

 

 

 

 

你以为的未来十年会如何?答《南方周末》

        

       

     网络将继续推进言论自由。但同时人们也将发现,网虫也将取代人类成为人类的新名称。

     应试教育缔造的一代将成长起来,成为社会栋梁。这一代接受的教育是不管怎么做人,答对了就好。这是缺乏自由精神和独立立场的一代,他们将如何影响中国社会,未来十年将可看到。

     发展就是硬道理,先解决生存权,固然在过去三十年为中国创造了一个强大的物质基础,唯物主义深得人心。但同时,这种以消灭丰富性,消灭生活细节为代价的一刀切,也创造了一个粗陋乏味的生活世界。建筑物的同质化,在于它们都是商品房而不是诗意的栖居。商品房没有安居乐业的安全感,安居不是目的,搬家才能跟着升值,心灵永远居无定所。社会富裕起来了,但是也普遍丧失了生活趣味,文化是领导生活的,文化是领导生活世界的,今日文化的衰落,正说明生活趣味的缺乏,未来十年,将是一个缺乏诗意,不好玩的时代。也是诗意重新觉醒的时代。维新是从仍将主导发展。因为经济活力来自创新。这意味着尘埃不会落定,过去三十年一刀切的急就章,越来越与更新潮者相形见拙,下一代人仍将在拆中渡过。乐观的是物权法的出台和拆迁条例的修改,这将使未来十年的“拆”减速、更为人性、尊重原生态的世界观,承认生活世界的参差错落,承认各式各样的生活方式,开始用加法。

    向西方拿来的现代化模式使我们进入了一个陌生人社会,但陌生人社会的基础是契约和上帝。今天,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困境是,我们是陌生人,但又是乡土中国文化的非理性这一面熏陶出来的人,我们有电梯和高速公路,但我们没有教堂。我们不习惯契约,契约太冰冷,太没有人情味。我们依然喜欢情理,情先理后,有情才有理,用非理性的人情损耗理性,相当普遍。而乡土中国教堂意义上的理性(儒教的约束)在文革中也被全面摧毁、妖魔化。是否富得起来,成为衡量一切价值的标准。只要富得起来,怎么都行。成为做事的普遍原则。

   我们其实处于一种“次西方”中,这种“次西方”如何转化为中国的,就是有中国上帝在场的,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也就是文化复兴的问题,这是我对未来十年的期望。

    未来世界会怎样? 世界将怎样很难说。但我想低碳主义会超越过去时代的一切主义而成为最迫切的现实主义。低碳作为人类历史的一种隐喻,它意味着一个天长地久,可以信任、诗意在场的世界。低碳,作为一种人类曾经生活过的历史,这是一切主义、意识形态、宗教、文化、生活方式得以存在的基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庄子《知北游》) “神领你进入 美地、那地有河、有泉、有源、从山谷中流出水来。如此你们可以承受这美地、遗留给你们的子孙、永远为业。(《圣经》)二十年前,我发表文章,说“滇池将先于我们死去”,如果昆明没有滇池。我们就失去了住在此地的理由,当年庄骄开滇,看到滇池就停下来了,建立了滇国,这是云南的“创世纪”。当时许多人嗤之以鼻,以为我哗众取宠,杞人忧天。后来我又发表了长诗《哀滇池》,都是低碳主义。

    低碳主义是一种全球政治而不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政治。哥本哈根会议使各国意识形态大异其趣的领导人坐在一起,也许他们终于意识到,20世纪普遍迷信未来、否定过去的世界思潮应当反省了。“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圣经》)“治不法天之纪,不用地之理,则灾害至矣。”《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人们是否意识到,以摧毁低碳世界为代价的发展,导致的历史之终结将不是某种乌托邦(上帝的、共产主义的)在全球的胜利,而是人类文明史的彻底终结。文明的普遍性也在于它们都在不同程度上都是“道法自然”的结果。就是虚构了上帝的《圣经》也是从春天、光明、黑暗、植物获得灵启。我担心的是未来的某一日,世界的孩子们走进教室,令他们的困惑的问题将是,春天是什么,什么又是燕子?黑夜又是什么?无论是李白杜甫的诗歌或者荷马、华兹华斯的诗歌都将因为自然的变化而成为不知所云的天书,彻底失去与之对应的经验世界。无论儒教社会还是基督教社会的古老教义都将失去存在的根基。

 2010年1月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